在兩岸談判的過程中,政府應該思考台灣西進的人才戰略。兩岸金融合作,台灣應該以整個團隊,而不是個人零星去協助,這樣台灣才可在薪資之外,也賺到合作、投資的價值。

現在兩岸才簽金融MOU,時機是晚了。台灣金融業現在要進入大陸競爭,困難度會很高,但也不是沒有機會,畢竟大陸市場這麼龐大,未來10年,我認為在大陸金融產業的現代化上,台灣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大陸金融業在服務、管理的品質上,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即使是四大銀行也需要改革,更何況為數眾多的城市銀行。台灣金融業的經驗比歐美更適合移轉到大陸,這是我們的優勢。

台灣金融機構可以思考使用「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不見得要在上海、北京和人家競爭,而是去尋找城市銀行的市場機會。像重慶有3200萬人口,比台灣大。可是重慶真正大型、具規模的城市銀行還是很少的。

在兩岸即將簽署MOU、ECFA之際,我認為政府應好好思考每個產業西進時的人才戰略。

籌謀人才滾動戰略

大陸保險業今日成功的發展,其實很多得力於10年前台灣高階管理人才的協助。例如大陸第二大保險公司──平安保險,當初的中高階人才就是挖角台灣人,陸續學會台灣的know-how,結果台灣人變成大陸保險業的打工仔。10多年前那波保險業的人才挖角風,導致台灣保險業人才出現一個大缺口,當時台灣30多家保險公司,曾同時有6、7家都找不到總經理。人才斷層就出現了。

未來兩岸互設金融機構一開放,台灣銀行界的中高階人才很可能被大量吸納到大陸的金融機構去,台灣自己的銀行管理人才還足不足夠,這是一項挑戰。

所以台灣人才滾動戰略一定要做好。我們的大學生一畢業,就要快速培養他成為兩岸的中高管理人才,而不是到大陸和當地大學生拚低價市場,否則台灣大學生只會失業,因為大陸大學生的薪資只有台灣的一半。

我以另外一個角度提醒大家思考台灣的人才策略。台灣知名的歌星周杰倫、張惠妹,為什麼在大陸聲勢持續看漲。其實明星光環的後頭是一個團隊的運作,包括舞台設計、聲光、企畫、行銷宣傳等團隊的操作,所以很容易和大陸歌星形成差異化。

人才西進系統化、團隊化

再好的歌星,如果只給他一支麥克風去唱,那是獨唱,能唱多久呢?以前台灣的金融高管人才就是這樣,一個人被高薪挖角過去,可是後頭沒有一套系統、一個團隊來支持,你的東西人家學會後,就把你踢掉了。而且我們只賺到一些薪資的錢。對大陸金融機構來說,這是最便宜取得know-how的方法。

在兩岸進行談判的過程中,我們應該發揮本身的優勢,讓兩方的銀行業做清楚的戰略合作。如果我們要求和大陸金融機構合作時,是帶整個團隊過去協助改善,這樣雙方都可創造出價值,我們既創造薪資的價值,也可賺到合作、投資的價值。

回顧台灣過去很多成功的資訊科技產業,也都是大廠帶小廠,形成一個非常棒的產業鏈,因此能在國際上占到舉足輕重的競爭地位。同樣在金融產業裡,政府和企業也應該思考,如何形成好的團隊,跟大陸產業做系統化的發展。(記者萬年生╱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