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外管理》雜誌主辦的「2010年中國經濟最大的機遇與風險」論壇中,與會貴賓普遍看好中國總體經濟表現,但也指出,中國從製造大國邁向創造、品牌大國的過程中,如何加快產業升級、提升國際競爭力、強化軟實力,是未來發展的關鍵。

由《中外管理》雜誌在10月31日主辦的「中外管理官產學懇談會」,主題論壇之一:2010年中國經濟最大的機遇與風險,與會的企業家和學者普遍認為,中國總體經濟向好已無庸置疑,關鍵在於能否掌握契機,加大力度發展內需產業、大幅推升產業升級、強化軟實力,成為引領全球經濟的火車頭。論壇摘錄如下:

Q:請各位預測,在新的一年中,中國的經濟體制是不是能大膽的理順那些在經濟或者在體制領域裡深層次的矛盾?

王林祥:我的感覺,深層次矛盾能不能理順是一個未知數,因為這幾年中國的政策變化幅度比較大,比如在去年9月以前還是雙防措施,但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發生,政府立即進行了宏觀政策巨大調整,一些涉及實體經濟的國家性宏觀政策也發生了較大的變化。

中國經濟我覺得總體是向好的,能不能再快一點發展、能不能比較順利的發展,主要取決於政策導向。

李效偉:鋼鐵工業對中國今年經濟增長保八是一個強有力的支撐。明年的保八,如果中國不能增長5000萬噸左右的鋼鐵,也保不了。

但中國鋼鐵工業問題非常多。第一個問題,產能過剩是一個億,這一個億就是懸掛在鋼鐵企業頭上的堰塞湖,隨時跨下來,隨時把市場沖跨。

第二,中國鋼鐵工業集中度極低,千萬家煉鋼企業面對國外的價格束手無策。中國鋼鐵價格走的是W型,因為有兩萬家流通環境,搞貿易鋼材的,這是國外沒有的。而且中國在海外沒有鋼材期貨,但在國內有,居然把螺鋼炒到4600元╱噸,這樣鋼鐵企業沒法經營。

還有一個最大的問題,跟國外的鐵礦石競爭。現在中國鋼鐵絕大部分企業、品種都是在虧損線上,卻又面臨兩大問題:焦煤價格上漲、鐵礦石價格的炒作,這樣還能活嗎?這問題非常嚴重。境外投資現在還有機會,因為價格還在低點,就是說抄底現在還有機會;如果中國在境外拿1億噸或2億噸儲量,跟誰談判都沒問題。

汪群斌:我對2010年中國的宏觀經濟是充滿信心的。但中國經濟增長的模式確實有結構調整的問題,如何從出口導向投資拉動到內需發展的模式。

發展內需 改變消費習性

這個調整最主要是推動和促進內需發展。除了國家的拉動,事實上當GDP增長到一定程度,內需動力會很足的。中國和國外的差距現在非常大,像美國和日本,服務類占整體GDP70%左右,而中國40%還不到,所以我相信服務類增長會遠超過GDP的增長。未來內需服務類產業發展空間非常大。

孫明波:中國現在可說是在全球獨樹一幟,表現優秀。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是,中國的行政力量比較強大,通過行政力量克服危機是最有效率的。

現在中國最緊要的是產業轉型及提升民生這兩方面。中國不能完全以出口導向為主,起碼要轉型做品牌。品牌的溢價對大陸經濟作用非常大。

製造大國變成創造大國、品牌大國,國家政策需要採取進一步措施。青島啤酒多年來創建了這個民族品牌確實不容易,不僅要面對跨國公司的激烈競爭,還面對不成熟或比較惡劣的市場環境挑戰。中國品牌要打得響、走出去,沒有良好的市場環境是不行的。

改善民生方面,其實大家不捨得花錢,和收入、養老等後顧之憂有關,我們要擴大內需,開發內需市場,這對民生收入才會有較大的提高。

張頤武:我覺得可以從消費面來看這問題。中國政府力量確實在金融危機過程中表現的相當好。美國人說我們4萬億花得快,因為我們的政府執行力強,說幹就幹。我發覺中國地方政府很像企業,高速追求經濟成長。另一好處是,政府像公司效率就高,效率高了就可以做很多事。

中國消費已到一個臨界點,計畫經濟時代消費者都只買實物,所以服務消費在計畫經濟時代是不存在的。不為服務付錢是因為中國的消費習性從計畫經濟時代便已形成至今。

但現在到了臨界點,年輕一代願意為服務付錢;還有中產階級也逐漸願意為服務付錢,他們的觀念跟過去不一樣,從這裡開始消費習性改變了,從大城市逐漸滲透到二、三線城市。所以中國消費爆炸性增長就從現在開始。

Q:2010年中國新的經濟增長點會在哪裡?

王林祥:無非就是現在最熱鬧的新能源低碳經濟和綠色、環保產業。但我個人認為,在中國、甚至世界,這些產業目前也是剛剛開始。主要的中國經濟增長點還是在傳統產業。

(文轉B9版)

與會者貴賓:

鄂爾多斯集團總裁 王林祥

華菱鋼鐵董事長 李效偉

上海複星高科技集團總裁 汪群斌

青島啤酒股份公司總裁 孫明波

納斯達克中國區首席代表 鄭 華

北京大學教授 張頤武

(照片提供:《中外管理》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