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時有中國各大城市房價「逆勢飆升」的報導。長春、南寧等地的商品住宅成交均價紛創歷史新高。京、穗、杭等地房價也處於高位。

驚人的房價飆漲已脫離了中國總體經濟形勢的現實。中國與世界經濟目前都處復甦階段,未全面回暖,中國居民收入水平也無明顯提高。城市房價能在這樣的局面下逆勢飆升,豪宅市場的火爆是主因。中國房價收入比是發達國家的3-6倍,住房租售比(每平方米使用面積月租金與每平方米建築面積房價之比值)逾400倍,幾乎是國際公認正常範圍(200-300倍)的一倍。高房價使普通居民買不起房,富人則以購買房產作為投資。一些地方政府挖空心思鼓勵房產投資,「買房就是愛國」的口號流行起來。更有為房地產商抬轎的「學者」,拋出「反對買房復興就是反人類」的謬語。我們須思考如今房地產市場的逆勢上漲,究竟對國家或者「人類」有怎樣的影響?

有史為鑑,這樣的房產復興並非經濟繁榮的表徵,反而是經濟結構性問題的反映。房價虛高至少說明了兩大問題:一是生產性投資不足,資金流向了奢侈品;一是貧富分化過大,在社會和政治上帶來不穩定。17世紀的荷蘭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和經濟最發達地區,曾出現驚人的房產泡沫。這種房產泡沫和由奢侈品投機而造成的「鬱金香泡沫」幾乎同時發生。結果以資本為基礎的工業革命,竟繞開了這個經濟最先進的國度,選擇了英國。美國現代史上的房產泡沫,一次發生在大蕭條前夜,一次是本世紀初,背景都是貧富分化嚴重,窮人收入創造不出內需,導致大眾市場飽和,富人資金用於炒房,兩次最大的經濟危機也都接踵而至。

據說最近深圳房價飆高的主因是許多私營老闆紛紛買房,一來金融危機影響他的生意,手上資金無處可去;二來為了防禦通脹,都希望買房能保值增值。這是典型17世紀的荷蘭心態。從宏觀經濟的角度分析,消費性投資有保障基本民生之功能,是經濟發展所必須。但如今房產價格的飆高,不僅無保障民生之效,反使人民生活成本提高。同時大量資金從生產性領域流入消費性領域,削弱了經濟發展的後勁。

一國的未來靠的是教育和科技,不是豪宅。政府應採取果斷措施抑制房產價格上漲,效仿發達國家的房產稅制,特別是對第二套住房加征重稅,把所得投入義務教育,中國經濟起飛所積累的財富才可能升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