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台灣的教改一樣,大陸也正在為教改傷腦筋。最近成都進行教改的嘗試,卻激起教師反彈,數所私立學校的教師因待遇不公而舉行罷課,把上萬名學生晾在了一邊。

筆者2008年畢業於成都市區的一所省級重點高中,從高一起便開始「自願補課」,家長則在班主任老師的「指導」下簽署「自願補課同意書」,開始每天的晚自習和週六補課。高三時甚至開始每週七天「早七晚九」的生涯,除了吃飯和1小時午休外,除了做題還是做題。

社會不能責怪學校和老師,在目前以分數為核心的高考制度下,任何想改變分數崇拜的做法,其意義都將十分有限。地方教育部門依靠自己有限的行政權力可以做些努力,如中考的加分項目可以砍掉競賽類專案,但高考的物理、化學、生物等奧林匹克加分項目還是巍然不動。雖然嚴令禁止教師校外補習,但整套學生評價制度還是以分數來衡量的,家長會被迫用更昂貴的價格去讓孩子多學一點。在沒改變大學錄取方式前,通過地方行政權力去對基礎教育做再大的手術都是治標不治本之舉。

我們應該集全社會智慧的合力,認真檢討高考這一人才選拔制度,在把青年人從分數中解放出來的同時,讓國家培養出優秀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