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主要國家領袖九日聚集柏林,同慶柏林圍牆倒塌廿周年。然而,有關一九八九年歐洲共產主義瓦解的傳奇,歐美和俄國間,意見依然分歧。

柏林圍牆倒塌雖導致德國統一,東西冷戰結束,但各界對這項歷史傳奇,看法不一。質疑者認為,一九八九年後偏激的民族主義,反而造成歐盟的新分裂。突然開放的自由經濟市場和民主社會,令許多生活在前共產社會主義人民,適應不良。

英國政治評論家卡頓亞許(Timothy Garton Ash)指柏林圍牆倒塌後,歐洲會一片和樂,廿年後的實際情況是,東歐對前共產社會仍存集體記憶,迄今無法完全融入新歐洲。

中歐國家一九八九年後的分歧尤其嚴重,好不容易從前蘇聯控制中解脫的自由派政客,面對如今必須把國家主權交給歐盟情況,強烈抗拒。捷克前總統哈維爾和現任總統克勞斯之爭,便是最佳例子。

老西歐在共產解體歐盟持續擴大後,則面臨如何加強團結的問題。

在國際關係上,密特朗政府時期的法國前外長維德金(Hubert Vedrine)指出,一九八九年雖結束了東西冷戰的兩極世界,卻也終結了美國獨霸的時代。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倒塌帶給西方世界的驕傲,隨著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逐漸消退。

法國國際關係協會(FIIR)的莫以西也認為,八九年後,全球勢力已分散到不同區域國家如歐洲、中國、俄國、印度和巴西,美國已逐漸式微。

許多俄國人則仍強烈認為,終止華沙公約時應把北大西洋組織一併解散,或至少禁止其擴大、讓前蘇聯國家加入。

俄國外交國防委員會主席卡拉崗那夫(Sergei Karaganove)表示,俄國對美歐仍是挑戰。美國自認是冷戰的勝利者,但他不認為俄國是失敗者,強調俄國最終期待的是「尊嚴的和平」。柏林圍牆倒塌廿年後,或許,誠如法國前外長維德京所言,「我們以為勝利了,歷史結束了,其實才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