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氣差,選舉開銷又大,志在勝選的參選人不得不精打細算,開源不成只好想辦法節流,比較各家參選人,不難發現大家省錢招數大同小異,辦公器材能借就借,中午不吃便當改吃自家煮的合菜,競選總部茶水、香菸、檳榔由民眾贊助,連飯菜都靠支持者每天送上門。

「競選總部一成立,柴米油鹽醬醋茶樣樣都要錢,當然得精打細算。」張花冠陣營表示,曾聽說部分參選人受限財力,競選總部會刻意延後成立,或情商無償借用場地。像張花冠位於民雄競選總部從裡到外都是支持者贊助,中午有義工負責煮飯,使用的材料是熱心選民供應的自家蔬果,之前還有竹崎民眾送上活生生一頭豬,總部只要花一千五百元請人宰殺就能吃上好幾天。

各參選人也紛紛減少雇請宣傳車,大量採用義工挨家挨戶宣傳,像縣議員劉敬祥就坦承大環境不景氣,區域議員缺少大額捐款,比起上回選舉,他這次競選經費少三成,類似情況也發生在其他議員或鄉鎮市長參選人身上,表面上造勢場面熱鬧滾滾,私底下各個錙銖必較。

至於指標性的百里侯之爭,蕭登標的參選不僅造成藍、綠兩陣營不小壓力,隨處可見蕭登標競選文宣和大型看板,也迫使張花冠、翁重鈞不得不多花錢來應戰。

蕭登標競選總部表示,因蕭無政黨資源奧援,所以這次以文宣戰為選戰主軸,其中光是大型看板承租、更換費用就占了宣傳總預算的五分之二。翁重鈞和張花冠陣營也不約而同坦承,為和對手匹敵,他們光是戶外看板開銷就比預期多出數百萬到千萬元之多,大概是原本預算兩到三倍,是前所未見特殊情形。

看準年輕人慣用網路的習性,各參選人也學著使用撲浪、FACEBOOK、部落格等不用花錢的網路媒體,並號召青年軍協助宣傳造勢,像張花冠的小祕書團就幾度成為媒體焦點,等於幫張花冠的貼近年輕人形象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