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徐悅峰駕駛租賃小客車行經收費站ETC車道,由於餘額不足,短短半個月就累積一○六次無法扣款成功紀錄,經遠通公司通知補繳又逾期未繳。事後他雖先以九十元代價,補繳四十元通行費,但聲明異議未果,再遭板橋地院裁定維持每張三千元、罰鍰卅一萬八千元的結果。

住三重的卅五歲的徐姓男子,今年三月一日起駕駛租賃小客車行經泰山、樹林收費站ETC車道,由於餘額不足無法成功扣款,連續遭罰。

根據遠通紀錄,徐男從三月一日至十五日止,共有一○六次扣款不成功,遠通四月七日寄出催繳通知給租車公司,通知徐某應在四月廿七日前補繳通行費。但徐期限前仍未繳款,高速公路警察局逕行舉發,並以「不依規定繳費」開出每張罰鍰三千元、共一○六張、罰鍰總金額高達卅萬一千八百元的罰單。

由於未清繳通行費無法申訴,直到今年六月一日到案日之前,徐悅峰先以每張九十元代價,繳清四十元通行費及五十元作業處理費,提出申訴希望撤銷卅一萬餘元罰單。

板橋地院審理這宗聲明異議案,承審法官也對不繳四十元過路費,最後竟暴漲為卅一萬餘元罰鍰結果,嚇了一大跳,翻遍法條後發現,徐男就是必須要罰卅一萬餘元,一毛都少不了。

承審法官也曾為了這一○六筆欠費可否視為「單一行為」,只要繳清一筆三千罰鍰,即可抵除其餘的卅餘萬罰鍰,斟酌許久。但法官最後發現,即使徐男當初曾先繳納其中一筆欠費,也無法防止其餘一○五筆欠費逾期未繳的事實。

也就是說,徐某的一○六次欠費行為,全都是各自獨立行為,並不能視為單一行為以減少罰鍰金額。

原本只需四十元、總數四二四○元的通行費,經過逾期未繳的折騰,一夕之間價格暴漲為七十七倍、卅二萬七五四○元之鉅。徐悅峰因為粗心,只好以每張三○九○元代價,彌補原本只需四十元就能解決的錯誤。如果繳不出,還將遭到強制執行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