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以新興國家身分,近年來頻頻向西方經濟霸權發起挑戰,但中國經濟急速成長也對新興國家造成威脅,無論以豐沛外匯儲備或超主權基金模式,大陸正擬定「中國版馬歇爾計畫」,積極提供開發中國家發展援助,來協助並緩和與新興國家間的緊張關係。

正在非洲訪問的大陸總理溫家寶宣布連串減免非洲國家債務等援助計畫,似乎是計畫的起步,這代表中國自江澤民以來,只重發展與美歐等大國關係的外交政策即將變化。

緩和與新興國家間緊張關係

蘇格蘭皇家銀行首席中國經濟學者貝哲民(Ben Simpfendorfer),近日在《紐約時報》專文指出,過去幾個月來,不少中國學者建議用本國外匯儲備投資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其中,全國政協委員、國家稅務總局前副局長許善達提出「中國版馬歇爾計畫」,來創造中國商品的外需市場。而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則認為,應該以超主權財富基金的方式,投資開發中國家。

這些倡議概念,除了看準可能的獲利機會,也出於現實需求壓力。當前的全球經濟問題,讓許多外商銀行撤退回本國市場,新興國家因而普遍面臨基礎建設的資金問題,為中國創造良好機會。

除了上述獲利機會,援外計畫也有其需要。一方面,大陸近兩兆三千億美元的外匯存底,目前六五%投資美國資產,間接暴露了不可預期的獲利風險。另方面,權衡大陸與新興國家的外交關係,也使得挹注其基礎建設工程,成了不得不然的選擇。

更重要的是,十年來中國是新興世界理所當然的領導者,這趨勢使其向西方經濟霸權發起挑戰。但中國當前能力已足以對新興世界發起挑戰。除非新興世界能從中國驚人的經濟崛起中獲益,否則中國形象將受扭曲。

外資撤退 創造中國良好機會

《紐約時報》說,過去五年,大陸對新興國家出口由一九○○億美元增加到六七○○億美元,市場占有率也大幅提昇,也因此造成印度、敘利亞多地工廠關閉與失業,就是明證。

中國學者對「馬歇爾」計畫的討論,也有類似看法,也就是說除非能增加新興國家的就業機會、或提昇其生活的水準,否則所有的「援外」計畫,都終將失敗。

大陸與新興市場國家的關係已面臨轉型關卡,過去一廂情願的商品輸出模式,與堅持不涉入政治議題的立場已面臨改變,大陸如何分配、運用其快速積累的外匯存底,讓新興國家也能分到中方經濟成長的好處,將是大陸需嚴肅面對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