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選舉,繼承衣缽或克紹箕裘,總是被當成佳話在傳頌,但其中挾帶許多魚目混珠,選民要睜大眼睛。今年十二月的地方選舉,就有兩個極端的例子。

張花冠參選嘉義縣長,她順勢推出兒子選縣議員。曾亮得不滿三十歲,是政壇白紙,所以只能用「阿農的兒子」向選民訴求,張花冠賣力推銷之餘,可曾想過,將來這個議員兒子,如何監督縣長媽媽?

蔡豪失意立法院之後,決心降格參選屏東縣議員,並問鼎議長寶座,老婆宋麗華也尋求蟬聯,如果美夢成真,夫唱婦隨,其利斷金。「買一送一」是薄利多銷,還是廉價傾銷呢?

坊間新聞媒體整理出「身家好學歷高」的專題,其實重點是在身家而非學歷,檢視一下,具全國知名度的就有饒穎奇、黃宗源、邱創良、蔡永常(黑松)推出女兒角逐議員,其它縣級民代鄉鎮長,世襲的不計其數。

某個廿七歲女候選人形容得好:「半夜兩點被爸爸叫起來,要我參選,從驚訝、措手不及到鎮定下來,生涯規畫大扭轉」。

大扭轉的,何止是她的生涯?台灣政治墮落到裙帶世襲,政客咬到嘴邊的肉,拚死不放,實在令人厭惡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