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蔡明忠領導的富邦金控集團,在金融海嘯的惡劣環境下,先是合併了ING,成為壽險業的獲利王,接著台灣大又合併了凱擘,躍為有線系統龍頭。而富邦集團的主業──金融,更跑在業界前面,跨足香港、廈門。面對未來的大陸布局,蔡明忠在接受《旺報》專訪時表示,台商業務和中小企業部將是富邦未來經營大陸市場的特色。

以下是專訪蔡明忠內容:

簽訂MOU 應顧及對等條件

問:富邦在香港及大陸金融市場布局很深,未來的發展策略為何?

答:所有發展計畫都卡在兩岸尚未簽訂MOU,簽過了才有可能走下一步。大家應該好好研究為何MOU至今還簽不下來。監理不會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困難,問題是「市場准入」。大陸對外資銀行業務範圍有嚴格規範,但當年台灣WTO加入談判時,在美國壓力下採全面開放原則。現在大陸要求台灣比照WTO全面開放市場,對我們的進入也等同外資規範。我們希望對等開放,否則大陸來台長驅直入,我們去大陸卻受到嚴格限制,譬如成立辦事處要兩年,升格分行要3年,還不能做人民幣業務,對台灣的競爭不公平。

這就是為什麼我今年在博鰲論壇爭取「台灣人待遇」的理由,希望不要把台灣人當做外國人,就沒有外資限制問題。現在很多同業聽懂了,開始談「準國民待遇」。我覺得「準國民」字眼太敏感,才提出「台灣人應有的特殊待遇」。我在論壇上提出這個創見,很多人嚇死了,以為我要打什麼擦邊球。我當時提出「你們不要把台灣人當做外國人看」,下面的人以為接下來就會提出「當做中國人、自己人看」,沒想到我是說:「台灣人應該有台灣人應有的特殊待遇」。

銀行參股 應對外資設限

問:在MOU之後,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越早簽署,似乎對金融業者越有利?

答:現在大陸市場準入,除了開分行升格以外,還有參股,我建議參股的部分不要現在解決。因為目前台灣對外資的限制,要先成立辦事處,兩年後升格分行才能處理全業務,大陸銀行來台灣與外資同等待遇,今年成立辦事處,兩年後才能升格分行。我們在大陸成立辦事處都已經滿兩年了,只要簽了MOU就可以立刻升格分行,布局比大陸同業快兩年。再加上明年就要談ECFA,再來就是談3年人民幣業務開放,如果兩年內能有突破,我們的競爭力就跟對方並駕齊驅。

怕的是參股的部分,大陸是20%限制,台灣對外資沒限制,渣打,花旗都買了台灣的銀行,今天萬一中國工商銀行(ICBC)要來買中國信託,也要讓他們買呀,這麼一來幾家大的銀行都被他們買光了。所以我覺得先談分行就好,參股的部分都不要談,等到第二階段談ECFA以後,大陸那邊願意放多少比例,我們這邊才給他放多少比例,這樣台灣跟大陸就對等了。

專營海西 要靠服務勝出

問:大陸已成為全球矚目的市場,貴公司如何在此一激烈競爭的環境中勝出?

答:我們第一個優勢是服務台商,成立台商業務部,開戶、存放款業務等服務,客戶應接不暇。不只是廈門本島,腹地還很大,明年也打算到福州、泉州去開設分行,這些地方台商都很多。當然海西的台商人數是比不上上海、東莞,在當地算是一百多億人民幣的小銀行,要有自己的藍海策略。大陸一般企業都是跟大銀行往來,我們淨值也不夠大到能承做大型企業的大額放款,都有授信上限。

大陸目前中央政策也在積極扶植中小企業,這是我們的另外一個利基,因為大銀行看不上這些中小企業,大企業的業務都做不完了,所以我們特別成立了中小企業部。台商業務和中小企業部是我們未來經營的特色。

未來兩三年我們都會專心經營海西,如果在海西這一套經營模式可以成功,再考慮到其他台商雲集的地方去發展,跟內資的一些大銀行相比,這是另闢一個藍海。大陸大銀行的資金成本比你低,資產負債表比你大,要怎麼去跟他競爭大生意?我們台灣的銀行當大銀行當慣了,去大陸都想跟大企業來往,問題是即使你拿台灣的資產負債表來拚,都吃不下這些大企業。一般服務業像連鎖店,主要是看產品,不過像金融服務業,還需要看人脈。金融是一個高度被監管的產業,所以也要看跟監管單位的關係,大陸銀監不是只有中央有,廈門也有銀監局,福建也有銀監局,有三級的管理。有些同業覺得說他在台灣屬於大型金融業,當然去大池堂、大海,哪去小池塘?但一山還比一山高,我們應該要了解。

問:那台灣的金融業者還有什麼競爭優勢?

答:台灣金融服務業的技術跟經驗,當然還是略勝一籌。大陸大型銀行的經營管理的技術不見得跟我們有落差,對我們不見得有需求,不過大陸二級城市中小型的銀行,有了我們的加持,馬上就能脫胎換骨。我們最近請一些廈行的高層主管到台北受訓,他們有大開眼界的收穫。大陸真正的大銀行,總行好像是一個控股公司,分行下面還有支行,所以每一個分行都還有相當的獨立性,架構跟台灣是不一樣的,比較分權。不像台灣主要銀行都是一條鞭的管理方式,比較像早期台灣的舊銀行。像我們這種相對來說比較現代化的管理方式,到大陸的二級、三級城市是比較有機會的,靠一條鞭,只能打小區域的戰爭。

(文轉A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