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於金融危機重創美國聲望及經濟實力,加以中國順勢崛起、亞洲各國逐漸整合,美國媒體報導,歐巴馬此回訪亞洲,將面臨著空前的考驗。

美聯社在8日的報導中說,歐巴馬的亞洲之旅「可能是歷次出訪中最艱難的一次」。報導說,美國正處於內憂外患、紛擾不斷的時期,除了國內經濟不景氣、醫療政策遲遲未取得突破之外,連年海外戰爭所造成的傷亡,更使得民心渙散、對政府多所質疑,歐巴馬此行除了必須爭取亞洲國家的支持及認同,更要對亞洲釋出強力訊息,重申美國在國際議題上的強勢立場。

宣示積極參與亞洲事務

歐巴馬政府亞洲事務首席幕僚貝德在接受美聯社訪問時表示,歐巴馬此行的目標是「告訴亞洲的人民,美國與你們同在。」他表示,亞洲國家的建設與發展正逐步成形,未來美國會積極參與亞洲事務,而不是做個「遙遠的觀望者」。貝德也駁斥國際上對「美國正步向衰弱」的說法,認為相關報導過分誇大,他認為幾年後再回頭看,這種言論將顯得愚不可及。

以中國為首而崛起的亞洲諸國,的確帶給美國不小壓力,加以次貸危機後,中國和日本分別成為美國第一及第二大債權國,使得美國不得不在各項國際議題中,將亞洲的利益納入考量。《邁阿密前鋒報》評論中指出,持平而言,歐巴馬在亞洲的明星魅力不如歐洲,加以近來美國在多項議題上和亞洲大國間出現分歧,將大幅削減歐巴馬的談判優勢。報導舉例,甫上任的鳩山政府在初提「東亞共同體」概念之時,並未把美國納入其中,便是美國和亞洲關係的一記警鐘。除此之外,鑒於中國在經濟危機中仍表現不俗,許多亞洲國家開始積極思考著與中國合作的可能性,這將使得美國在區域議題的討論中逐步失去其主導地位。

中國行 最關鍵的一站

報導中指,的歐巴馬在中國的訪問,將是亞洲行最關鍵的一站,預料雙方將討論多項重大議題,例如人民幣匯率、貿易糾紛、西藏人權、朝鮮半島去核化、氣候暖化、國際裁軍以及中東戰事等等。

由於參加德州陸軍基地槍擊案的悼念儀式,歐巴馬將延遲他的亞洲之旅,預定於13日首訪日本;14日和15日,他將在新加坡出席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非正式領袖高峰會,並且在美國─東協(US-ASEAN)會議上,與緬甸領袖進行罕見接觸;17日,歐巴馬會與中國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18日,他則前往此行最後一站首爾,會晤南韓總統李明博,討論北韓核子危機、氣候變遷及貿易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