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一場場秋雨帶走了長三角的暑氣,也帶走了台商們的好日子。從第四季度開始,長三角台企盈利水準大幅下降,停工裁員不斷。一些新辦企業因為「無米下鍋」而夭折,部分老企業的經營狀況也每況愈下。

在上海,以占台商在滬投資總額60%的電子製造業為例,毛利率從過去的15%至40%直降到5%左右。生產基地位於上海松江的全球最大筆記本電腦代工廠商廣達集團,去年出貨量比預期減少近10%。在江蘇,南京的2600多家台企,目前只有1000多家正常運轉,其餘處於停產或半停產、破產狀態,也有的已經轉移到內陸。

昆山富士康裁員五千

「連昆山富士康最賺錢的MSEG(網通)部門都裁了5000人,更不用說是一些中小企業了。」一位業內人士根據他所瞭解的情況介紹著,「僅2008年下半年就有100多家台企從昆山撤離了。」

浙江的台企多以外貿為主,因此這裏成了危機中的重災區。尚華公司也是受害者,鑒於對商業資訊保密,江志郎拒絕透露具體資料,不過他表示,尚華的日用品出口業務受影響不大,但飾品訂單明顯減少了。

寧波台資企業協會會長涂介秋給出了一個資料,浙江台企有近半在寧波,去年協會新增了14家台企會員,卻退出了24家,「往年只增不減,去年一年減少那麼多,說明部分企業在金融危機下已經倒閉了。」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副所長張冠華指出,因過去長期無法實現三通造成的兩岸資源配置扭曲,在此次金融危機的衝擊下暴露無遺,「台商在大陸投資以加工貿易為主,與大陸本地產業和市場沒有形成密切關聯,增加了台商利用大陸內需市場轉型升級的難度。」

從行業類型上來看,金融危機對外向型、出口加工型為主的企業影響很大,但農產品、種植業、服務業基本沒有受到影響。這種情況,使得台商的投資方向發生了變化,有能力的公司對自身的經營結構也進行了調整。

身為湯尼威爾(上海)服飾有限公司總經理的陳福川近一年來格外忙碌,不是因為公司經營出了狀況,而是生意愈加紅火。

湯尼威爾是台南企業股份有限公司1999年在上海註冊成立的,多年來以內銷市場為主,主營TONY WEAR品牌服裝,目前在大陸擁有500多家門店,是規模最大的台系男裝品牌。

湯尼威爾生意格外好

陳福川介紹,金融危機以來,公司服裝銷量不降反升,他們眼下的重點是從品牌商轉型為零售商。今年1月,由湯尼威爾參與投資的65000平方米富克斯流行廣場(Tony Store)落戶常州商業中心。陳說,未來幾年,湯尼威爾要在全國範圍內建百貨商場。

這場金融風暴令一些原本欲赴大陸市場的台灣企業放緩了腳步,不過仍有逆勢而行者。如歐德傢俱、少兒英語培訓品牌長頸鹿,正緊鑼密鼓地計畫於近期進入上海發展;六角國際則通過「技術授權」上海的連鎖餐飲企業,以推出新品牌的方式迂迴挺進大陸市場。有分析人士認為,類似六角國際這種聯手長三角當地企業的方式,不失為一種既能降低投資風險,又能迅速打開市場的好方法。

近年,由於長三角經營成本升高,不斷有傳統製造業和IT企業遷往重慶、四川、安徽、湖北等西部地區和山東、天津等華北地區。

台商再度「西進」

統計資料對這一趨勢反映得非常直觀。今年前5個月,中部六省對台招商引資在金融危機中逆勢增長,累計新批台資專案86個,實際到位台資4.16億美元,同比增長近10%。同期,大陸共批准台商投資專案802個,同比減少14%,實際使用台資金額6.4億美元,同比減少20.5%。

面對台企「北移西進」熱潮,長三角各地積極出台新政策,重新吸引台商的目光。

動作最頻繁的是昆山。繼去年10月份出台《關於推進台資企業轉型升級的若干政策》,並設立「昆山市台資企業轉型升級引導資金後,今年初又趁熱打鐵,推出了10項針對台資的優惠政策,其中包括出資2億元建立擔保信貸機制、鼓勵企業轉型升級引進人才、建立台商服務快捷通道及應急措施等。

上海除去年底出台了《關於進一步推進滬台經貿合作的若干意見》之外,今年初又加大了對當地台商的貸款力度,還決定大力拓寬台企融資管道,幫助其在A股上市,並考慮允許具備條件的台企發行企業債券。

浙江則在全省範圍內積極推動落實國務院台辦和國家開發銀行等達成的支援台資企業金融融資的有關協議。截止到目前,省內已有11家台企獲得貸款,總額超過10億元。

浙江各地也有地方性的新舉措。如杭州蕭山區出台了一系列降壓、減負政策,區政府停止了152項對外資的行政事業收費,還計畫從2008年起每年安排3000萬元外貿扶持資金。蕭山台辦主任王建湧表示:「這些措施將使當地外企今年減少4-5億元的支出。」

在資深財經評論人士周俊生看來,長三角吸引外資有政策支持的原因,但更有吸引力的是其雄厚的經濟實力和人文傳統;中西部地區更多的還是利用政府的剛性權力開出優惠條件,雖然能引起部分台商內遷,但不會改變整個格局,而且一些內遷的企業是因為在長三角喪失了競爭力。

最令人欣慰的是,大部分台商表示依舊對長三角情有獨鐘。

2003年,由於在經營中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周先生關閉了其公司設在上海的辦事處。今年4月,海協與海基會簽署《海峽兩岸金融合作協定》後,他又回來了,在上海註冊成立了分公司。

周的目的很明瞭,今後兩岸金融機構可以赴對方設立機構或參股了,他的公司在台灣金融軟體行業頗有名氣,要在大陸提前建好根據地。此外,上海正在向國際金融中心邁進,這裏聚集了500多家國內外金融機構,是公司開採不完的金礦。

與不幸倒閉或撤資的台企相比,堅守在長三角的台企是絕大多數,一些台商表示,他們會在經營現有企業的同時,尋找新的領域繼續投資。

(取自《環球財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