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2009年08月28日浙江工人日報大幅刊出「連環貓膩、金蟬脫殼」詐騙銀行貸款數千萬元,台商再度成為大陸「公司章制度」的受害人。比較特殊的是這案件的犯罪嫌疑人是台灣籍的鄧立威夫妻,被害人中雖有台商林福春,但受害最深的卻是大陸籍商人壽建軍。

2006年12月底,林福春、鄧立威與壽建軍共同出資設立紹興春福家居用品有限公司,董事長約定由股東推舉,但第一年的董事長特別約定由鄧立威指定。據此,鄧立威指定了他在偶然機會拿到的身分證影本上記載為「黃正隆」的台灣人擔任春福公司的代表人,再偽造黃正隆簽章授權鄧立威代為行使董事長職權。對此事實黃正隆本人完全不知情。

除春福公司代理董事長身分外,鄧立威與他太太許玉芬還是紹興立威家紡有限公司股東,掌握了立威公司的實際運作權。

2009年3月12日,鄧立威夫婦以春福公司為貸款人,立威公司為保證人的方式,向紹興商業銀行鑒湖支行申請貸款,當天銀行即予以放貸,並劃到立威公司在中國銀行的帳戶裡。隨即,鄧立威夫婦將該款項打入其它帳戶或福建石獅市的地下錢莊,進行洗錢並匯往境外;從此,鄧立威夫婦就在大陸、台灣兩地人間「蒸發」。

壽建軍與林福春獲悉上情後,立即向紹興當地公安機關報案,要求對鄧立威夫婦進行「貸款詐騙」的立案偵查;但公安機關認為貸款詐騙罪的受害人是銀行,在受害人沒有報案的情況下,公安機關無法立案。因此,只能依春福公司的報案材料,對鄧立威等人進行「職務侵占罪」的立案。

由於申請貸款文件上,無論春福或立威公司的「公司章」都是真正,依大陸現行的「公司章制度」,鑒湖支行可能有機會把疏失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因此不管是壽建軍或林福春都可能蒙受很大的委屈。

解析

經由最高人民法院解釋建立的公司章制度,在法理上存在弊病,實踐上也將導致大陸國有財產無止盡地被掏空,吾人將專文論述大陸公司章制度的不合時宜。

銀行替貸款詐騙者護航

所謂貸款詐騙罪,依大陸刑法第193條規定,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用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貸款且數額較大的行為。

本案鄧立威在取得貸款後立即潛逃出境,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其使用的文件例如董事會決議、財務報表、授權書等都是偽造不實的材料,符合「使用虛假證明文件」的要件;詐騙金額高達數千萬人民幣,已不只是「數額較大」,更符合「特別巨大」的升格條件。本案構成「貸款詐騙罪」應無疑問。

但鑒湖支行行長嚴雲根鄭重對外表示:「我們認為不是貸款詐騙,從調查、審查、審批等程序都是合法合規,只是細節上有些問題。」

然而從法條上可看出「銀行程序是否合法」與犯罪是否成立無關,事實上如詐騙手法高明,進行再嚴謹的審查也可能被騙,為此大陸刑法第167條尚規定了「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以處罰「嚴重不負責任被詐騙,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人員,所以嚴行長主觀上的「認為」並非法律判斷,其旨在說明銀行人員沒有失職,目的在於自我保護。

而公安機關認為本案應以「職務侵占罪」立案的說法也有問題,因為任何人知有犯罪事實都有控告、報案或舉報的義務,立案偵查的啟動並非限於受害人的控告。

且大陸刑法第271條規定,所謂「職務侵占罪」是指利用職務便利,將本單位數額較大財物非法占為己有的行為;可見成立該罪的前提,是被侵占財物的所有權屬於公司或單位。

公安幫銀行撐腰

但本案中,銀行將貸款劃到立威公司在中國銀行的帳戶,「貸款人」春福公司根本無法支配該款項,也無法對該財產進行保護,簡言之,春福公司根本未取得該財物的所有權。

公安機關的作法,等於認定申請貸款行為乃春福公司的行為,而春福公司貸到款後,錢被公司員工侵吞,所以公安機關不管前半段「公司對外」貸款的事,只管後半段「公司內部」錢被侵吞的事。

這作法理論上也有問題,因公安既認定貸款行為是春福公司的行為,那春福公司提供假證明文件向銀行貸款,得手後又將款項移往境外,充分表明不還款的決心,這就構成「貸款詐騙罪」;雖然大陸實務認為「貸款詐騙罪」只能由自然人為之,單位犯「貸款詐騙」一般是以「合同詐騙」來定罪,但無論如何都是「詐騙罪」,而不是「職務侵占罪」。

如果鄧立威夫婦尚在大陸,錢也未匯出,一經林福春報案,公安機關必需以「貸款詐騙罪」立案(因為沒有職務侵占的問題)。如今只因鄧立威夫婦業已出境,公安機關就改變立案罪名,而置「貸款詐騙罪」不聞不問,理由安在,令人質疑。本案一旦成立「貸款詐騙罪」,銀行就是被害人,春福公司也是被冒用的被害人,被騙款項就成了國家損失。

銀行把關不嚴

由於各地公安機關對類似案件皆不願以「貸款詐騙」立案,所以銀行不用擔心觸犯「簽訂、履行合同失職被騙罪」,因為一旦出事,還有無辜者可做代罪羔羊。姑且不懷疑銀行人員是否會因此與外人勾結,掏空國家財產,但有極大可能會因此不認真把關,率性放貸。

縱使日後對代罪羔羊的財產進行追償,拍賣得款總是不足清償,成為沒有執行能力的呆帳,國家利益就這樣不斷蒙受重大損失。算算大陸每年有多少國家財產浪費在這裡,而多少台商不滿成為「代罪羔羊」到處上訪、陳情,其間的負面宣傳,更嚴重影響兩岸未來的和平發展,這些都是公安機關「良善用心」寵出來的結果。

以本案而言,鑒湖支行分管信貸副行長葉寅告訴工人日報記者:「本來與鄧立威說好,3月12日將春福公司2500萬元貸款發放打到立威公司在中國銀行的帳戶,由中國銀行開承兌匯票貼現後,鄧立威馬上將款項打回來。但是,鄧立威沒有這麼做,反而攜妻兒老小跑了。」

葉副行長這段描述等於告訴我們,該放貸根本不是真正銀行的業務,其目的只是在幫鄧立威弄一張「承兌匯票」,並以該「匯票」向其它銀行貼現,然後再返還鑒湖支行;簡單地說,那家銀行是鄧立威找上的最後一隻老鼠,就它倒楣,然而鑒湖支行卻為支持鄧立威的不當行為,把人民交給他管理的財物任意打來打去。

註:本案為真實案例,姓名及事實皆引自浙江工人日報。http://finance.21cn.com/news/cydt/hydt/2009/08/28/6803098.shtml(last visited : 2009/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