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底由文建會、台灣歷史博物館、台大圖書館、遠流出版社合作出版的《明清台灣檔案彙編》舉辦一一○冊全書發表會,完整整理台北故宮、中研院、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等兩岸機構所藏的明清台灣史料。相隔兩周,由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大陸海峽兩岸出版交流中心合作編纂,九州出版社出版的《明清宮藏台灣檔案彙編》,十日在台發表。

兩岸恰巧同時編纂、出版台灣檔案史料,連資料來源亦有重疊。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館長鄒愛蓮對台灣方面的做法有所不滿。台灣《明清台灣檔案彙編》整理的資料,部分來自第一歷史檔案館,鄒愛蓮表示,第一歷史檔案館的檔案公布權在館方,台灣方面若要有系統出版該館檔案,應獲館方同意,「可是我沒有收到知會。」

第一歷史檔案館編研部主任李國榮則私下表示:「台灣已造成侵權。」

《明清宮藏臺灣檔案彙編》共二三○冊,目錄就足足兩冊,收錄第一歷史檔案館館內一千多萬件台灣相關檔案,以原件翻拍、影印方式呈現,滿文檔案加上漢譯對照,內容詳實。

對《明清台灣檔案彙編》的作法感到不滿的不只第一歷史檔案館,台北故宮也不以為然。

台北故宮副院長馮明珠表示:「他們將故宮過去十多年來整理出版過的檔案,重新打字、排版成書,卻完全沒有知會故宮,書上既沒打上故宮的名字,每件檔案後也沒列出典藏單位,讓人無法還原對照,在學術倫理上是有問題的。」

針對這些指控,主持《明清台灣檔案彙編》編纂的成大台文系系主任吳密察回應:「如果我到美國某個檔案館,把我需要的台灣檔案抄錄出來,標點、整理出版,你說有沒有侵權?」他以西方的學術慣例,反駁「侵權」之說。

參與編纂的台大圖書館一位不願具名編輯則稱,這套書的史料來源為兩岸各單位整理出版過的檔案內容,等於是引用已公開資料。

相關領域律師表示,著作權法保護作者本人終身及作者身後五十年,明清檔案顯然已超過這個期限,《明清台灣檔案彙編》引起的爭議,應不構成著作權侵權問題,比較屬於文化資產法相關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