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滿十八歲的小玉,多年前與父親及其女友同住時,被女方收養。但是每當父親與女友吵架,小玉就成為出氣桶,導致她多次逃家、逃學,還曾接受感化教育。由於父親過世前沒辦理終止收養,小玉等到成年後,終於靠自力救濟訴請終止收養關係獲得勝訴。

小玉的生母於民國九十二年過世後,當時十三歲的她,便跟著父親及其陳姓女友同住。隔年七月小玉被陳女單獨收養,還跟著養母從姓蘇改為姓陳。

陳女收養小玉後,並沒有善待她,每當與小玉的父親吵架,就遷怒於她,動輒以鐵夾子、皮帶、尖嘴鉗毆打小玉,還會半夜要她罰站或剪她的頭髮、不給她飯吃,導致小玉心裡害怕,為逃避養母曾多次逃家、逃學。

九十五年間,小玉的父親與女友吵架分手,小玉也跟著父親離開。沒想到,養母竟然率同員警前往父親租住處將她強行帶回,並繼續凌虐她。小玉受不了再度逃家,但養母卻報警將她查獲,先經少年法庭裁定安置輔導,再被裁定執行感化教育。

九十六年小玉父親過世,小玉於去年底執行感化教育完畢,只好又回到養母住處。但因兩人的情分已經蕩然無存,不僅經常爭吵、鬥毆,更多次互提訴訟,指責對方不對。

今年初小玉剛滿十八歲,隨即在父親家人的支持下,向台南地方法院訴請與養母終止收養關係。雖然養母否認將小玉當出氣筒,還聲稱兩人的感情原本很好,都是小玉遭人挑撥才導致破壞,不能歸責於她。

但法官卻發現,小玉被收容及接受感化教育期間,養母完全沒有去探視她;加上兩人又互提訴訟,根本難以繼續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