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你說起往日,林間光影般散落的往日語氣中夾帶南方的風穿過長長的紅磚迴廊折返穿起成排驕傲懸掛的制服與昨天然後和我們輕輕擦身而過,在被鎖上遺棄的門後「我記得那把消失的鑰匙 像時間那樣意義深長而結構繁複……」

曾經清晨有公車形狀的夢境

回應我們揮手招呼,減速靠岸

將少年的隊伍一一裝載

通過被露水浸濕柔軟的迂迴街道

抵達全新的一日

進行行列中排定的位置趕上重複的典禮

注目獎旗升起然後降下

在操場上大聲唱歌也被大聲斥責

低頭看見書包刷白脫線,粗糙生活磨破幾條卡其褲

相信教室只是輪廓而非邊界

我們理直氣壯翻越圍牆如嘴邊鬍髭恣生

沒有人教授計算成長的加速度,以為一切是可逆的氧化

還原反應

汗水不斷蒸發,鹽分勾勒出每日的素描

在足球場上剷起陽光,擊中擁擠世界裡

沒有人防守的角落

說好難過時讓一百把吉他如蛙共鳴

震動悶熱黃昏,召喚雨水替代不願流下的眼淚

在某個所有人都別過頭的瞬間

忽然一隻蝴蝶被雷聲驚醒,從鐘面拍振飛出

時光骨牌倒下不可逆止,逐一翻出背面隱藏的殘酷圖案

我們的海岸線節節崩毀

此後在濕鹹氣息騷動的城市裡各自洇泳

港內看似風平浪靜但須抵抗

日常強勁的暗中伏流

吹鼓起老舊的夢想

勉強以浮力支撐日益發胖的我們

前進,趁每次晝夜交際的狹窄間隙

目光秘密露出水面大口換氣

關於近況,偶爾寫幾行詩

寄至不復存在的地址

像從最黑最深的海底釋放幾顆氣象浮球

探測標記這一路漂移

生活的水溫,歲月的經緯

仔細記憶並且將沿途受潮的風景攤平拚貼

企圖製一張青春海圖

尋找從十七歲彼時到老去之間

最長的航道

聽見夏天被再次煮沸

我們都熟悉的細碎蟬聲如氣泡大規模翻湧

升起,鼓譟消失

好比那些年言之鑿鑿而最終草草收尾的

壯闊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