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有收錢、有簽呈上的註記,為什麼台中市議會議長張宏年被控貪汙案被判無罪?檢方起訴時看似緊扣的電玩業者、議長、市府「鐵三角」關係,雖然市府快速核發電玩執照啟人疑竇,但因審查過程符合規定,查無公務員涉案,讓建構的三角關係缺了一角而瓦解;全案仍有很多爭辯空間,端看檢方是否再上訴,到二審重闢戰場。

張宏年和電玩業者柯美雲,都不否認雙方有一筆二千餘萬元金錢往來,問題是該筆款項用途為何?兩人各說各話,張宏年稱是借款、柯女稱是貼補張宏年服務處辦公室支出費用;答案揭曉,「兩者皆非」,一審法官認為是兩人合意因張宏年協助取得執照之對價或應張宏年要求給付的營業紅利。

即便如此,張宏年是否涉嫌圖利,還得看關說施壓的證據,雖台中市長胡志強、時任經濟局長廖德淘均接到張宏年關切電話,廖也在簽呈上用鉛筆註名「議長」字樣,但是承審人員均表示沒有人去關說,均依規定及法令程序審查,也沒有在文件上看到註記。

就算暫緩發放電玩執照的政策執行多年,直到九十四年底,才因為張宏年的「關切」後,二張執照快速過關,胡志強所謂的「不想讓申請核准件數掛零」,迅速推翻施行幾年政策,雖讓人不解「政策急轉彎」的原因,也讓法官在判決書中交代有「合理懷疑」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