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大學教授退休到私校第二春是否阻礙新進博士的晉用,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否更改公教人員的月退制度是也是一個值得研究的議題,但教育部著手修改《學校教職員退休條例》,領月退條件由「七五制」改為「八五制」,強迫公立大學教授延後十年退休,希望解決新進博士找不到教職的問題根本是搞錯方向,治絲益棼。

首先公立大學教授退休到私立大學任教,佔了私立的缺,但公立大學的職缺就空出來了,新進博士是希望有公立的缺或是私立的缺呢?然後,到底有多少公立的教授退休後能到私校?私立大學也不是傻子,如果你不是有兩三把刷子,退休後還想第二春,連門都沒有,不是每位教授都能有此能力的。

目前公立大學教師的延退制度是要系所和學校主動提出,懇求老師同意,不是老師想要延退就能延退。如果公立大學老師都延退十年,馬上會讓很多學校人事凍結,而且對一些教學或研究不力的老師,反而是一種保障。所以問題在於公立退休領月退的老師,再到私校全職領全薪是否合理?不在於是否佔了新進教師的位置。

新博士找不到教職是因學生太少,沒有學生就沒學校,也就不需要老師。當務之急是如何增加學生數目或增加社會上一般企業吸收博士的職員,讓博士不僅只有教職一途,讓公立大學老師強迫延退更會延緩師資的新陳代謝,根本無法解決問題,請勿將兩者混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