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指出,大陸的經濟政策退出戰略,該是在明年3月之後,是比較好的時間。大陸退出面臨的難題是,出口導向的退出或向新的增長模式轉變的轉型式退出。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E.Stiglitz)和北京大學曹和平教授發起的 「政策對話倡議(IPD)」2009年「中國專項行動計畫」在北京大學進行。

《經濟觀察報》訪問中,斯蒂格利茨說,大陸經濟現在明顯走向恢復。其第三季度的GDP成長已經達到8.9%,全年保8已經不是問題。但是GDP只是一個量的指標,並不是一個質的指標。最大的問題在於短期應對危機措施應與長期結構改革相結合。最急於解決的國際方面的問題是與中國發展相關的國際儲備不對稱問題,大陸內部方面的問題是尋找內需增長的改革切入點。

曹和平說,GDP的增長,會向10%逼近。它會在產業結構問題上,增加新一輪調整的難度。物價指數上升在5到7%的時候,就應該考慮從刺激經濟向穩定經濟這個方面來轉換。估計大概在明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