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少大陸媒體記者的眼中,胡舒立是一位「牛人」,善於在尺度之內呈現真相。美國記者Evan Osnos甚至形容胡舒立將自己置於邊緣人的位置。

大陸媒體人士談起胡舒立,總是會很津津樂道她的guts。前上海市委書記的上海社保案爆發後,《財經》對於案情的掌握度以及報導節奏,都讓其他媒體喘不過氣。

Evan Osnos在一篇描寫胡舒立的文章中說,胡舒立並不像地下出版物的編輯那樣生活在社會邊緣,也不在異議人士的宣言上簽字。她充滿懷疑精神並飽含激情,但她的文章卻引人矚目地很少帶有義憤。當她在專欄和社論中進行批評的時候,她使用的是忠實反對派(loyal opposition)的語言。

不過,Evan Osnos是這麼描述胡舒立的處境,「她將自己置於局內人和局外人的邊緣,置於共產主義歷史和資本主義現實的邊緣,置於維護中國利益和擁抱世界的邊緣。」或許就是如此,大陸一位媒體人士說,「她是個比男人還剽悍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