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州海珠區一輛海運公安系統的轎車肇事,車上男子滿口酒氣稱「我是黨員」,「每月有20幾萬工資」「賠扇鐵門有什麼難」等,引來圍觀。從「你準備替黨說話」到「你是不是黨員」再到「我是黨員」,雷人雷語的層層衍進,給人的感覺「我是黨員」就像個筐,似乎什麼都可以裝,這是對黨員神聖職責的一種褻瀆。

在廣州公務員群體中,能領取月薪20幾萬工資的實屬罕見,或者根本不可能,除非摻雜灰色收入。這名男子撞鐵門撞出的20幾萬工資,又何嘗不是一封舉報信呢?值得玩味的是,喜歡拿黨員作擋箭牌的當事人,都引起輿論高度關注,和相關部門的積極介入,接受應有的懲處。為什麼有了前車之鑒,這名男子還敢在滿口酒氣、態度惡劣的情境下,高喊「我是黨員」呢?這些人對黨員的內涵消化不透,不用在先進事跡的表彰上,卻用在一己私利上,明顯是子彈打偏了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