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與美國接壤的新雷昂州公路上,聯邦部隊攔下一輛警車護衛的卡車進行檢查,警車發出求援信號,短短十數分鐘後,四十輛武裝警車趕到將軍車團團圍住。雙方在對峙和談判後散去,卡車內的貨物迄今仍是一個謎。

作為美國毒品主要來源的墨西哥,親自監督反毒行動的卡德隆總統坦承警界各階層貪汙根深蒂固,下令聯邦部隊前往邊界緝毒。今年以來類似的軍警對峙已發生六十七宗,凸顯警察與毒販勾結甚至領雙薪腐敗現象。

月前接管蒙特雷州警察的胡安‧艾斯帕薩少將上周在光天化日下遇害,被捕十名凶嫌中有五位在職警察。軍方隨後依據由毒梟和殺手處抄獲名單將超過百名警察移送法辦,這就不難瞭解軍人遭遇警察時武器上膛的必要性。

血腥的邊境城市華雷茲,去年軍方接管警察後將數百名與毒販有關的警察悉數開除,代以新招考的年輕警察與退役軍人。在新興的「米巧坎家族」毒梟地盤,警察不僅定期接受藥檢,持有的槍械每半年還進行至少一次彈道檢查,與凶殺案現場的子彈比對,防止警察在重金利誘下走上「兼差」的邪路。

警察極度貪腐使各界失去信心,固然是墨西哥掃毒亟待排除的主要障礙,但更嚴重的是毒梟已成為墨西哥政府以外最大的雇主,影響之廣無孔不入。全國超過一百萬人直接或間接受僱於販毒集團,其中婦女不少於廿萬人,更令人怵目驚心。工作短缺的北部邊境貧窮區,為販毒集團效力的農民每周可賺三百八十至七百七十美元等值的比索。全國有六十萬農民與家屬受僱種植大麻和罌粟。這些為毒販效力的人收入較平均為高,甚至還享有免費醫療,把政府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