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場台灣水果進軍大陸的遊戲中,有三個利益方,政治、貿易商、果農。對果農來說影響不大,最慘的是貿易商,而最大贏家則是政治。

大陸並不諱言進口台灣水果的「政治考量」。中共「人大經濟論壇」於2007年5月25日發表的《開放台灣水果進入祖國大陸市場的政策效果》一文,開宗明義就說:「取得了顯著的政治效應」。

文章說:「雖然今年台灣水果受自然災害影響嚴重,旺季滯銷的困難相對較弱,但有利的政策和推進使台灣農民看到了與祖國大陸加強往來的長遠利益。同時,2005年的水果貿易促進政策在台灣島內社會引起了強烈反應,直接影響了台灣藍綠陣營對峙的主動性和年底舉行的台灣地區縣市長選舉。」

陳禧瑩說,為了搶搭去年北京奧運順風車,農委會將4項水果楊桃、芒果、鳳梨、芭樂包裝為「台灣水果F4」,在奧運開幕前以1000多萬元預算,在北京30幾個地鐵站刊登了一整個月的廣告。結果,楊桃只帶去3箱、芒果10公噸左右、鳳梨也只有1.4公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