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台商林吉富依廠規開除屢次出錯的出納楊小紅,對方告上廣州市番禺法院,判決結果台商敗訴。在番禺法院審理過程中,林吉富就已察覺自己敗訴的可能性很高,因為開庭時,承辦法官一再地問楊小紅:是希望繼續在原單位工作,還是不幹了只要經濟補償金(類似資遣費,但計算方式不同)?其間還多次詢問林吉富能否不開除這麼漂亮的出納,大家都撤訴,就當沒事一樣,和諧社會。因此在獲知敗訴判決後,林吉富並不訝異,直覺就認定是番禺法院偏袒、不公;為此他率性不上訴,直接給了補償金,照樣把楊小紅給開除了。

解析

台商朋友經常以台灣的法律概念處理大陸法律事務,一旦上了法院,訴訟結果往往出乎台商主觀常識的意料之外,部分台商在敗訴後會努力探究原因,虛心改進;但也有部分台商從此對大陸司法產生質疑,認為大陸法院存在地方保護主義。

事實上任何社會都有自己的遊戲規則,在該社會活動的人,只要跟著遊戲規則走,基本上就能獲得該遊戲規則所賦予的保障;而在法治社會,所謂的遊戲規則,就是法律法規(台灣稱為法令)。因此論斷番禺法院是否存在地方保護主義,必需先弄清楚當地遊戲規則的內容。

援引台灣的舊廠規

以林吉富的案子為例,他的工廠本來在高雄,後來因故遷廠到番禺,因此廣州廠的模式包括設備、技術甚至公司規章制度,基本上都是從高雄廠移植過來。

楊小紅是林吉富很鐵的哥們(很要好朋友)李某的前女友,分手時為安撫而央請林吉富代為安插在公司擔任出納,雖然已工作一年多,卻仍頻頻發生「多付款」或「短款」情事,儘管公司財務主管多次嚴厲責備,楊小紅依然大錯不犯、小錯不斷。去年年底,雖然兩年的勞動合同期限尚未屆滿,林吉富仍援引「勞動者前後四次違反財務制度,企業有權解除勞動合同」的公司規章,開除了楊小紅。

楊小紅認為該公司規章沒有拘束力,因為她到該公司簽訂勞動合同時,根本沒看過所謂的公司規章,老闆林吉富想裁員,突然就有了這麼一條規定,讓人很難接受。

林吉富則認為他公司的規章制度在高雄廠時就存在,廣州廠只是延續了原來的規章制度,內容並無任何增減,所有員工都遵守著公司的規章,楊小紅在公司工作已近兩年,不能說不知道公司有規章存在,更不能因不知而享有不受規章拘束的權利。

兩邊的說法各有堅持,而依大陸《勞動合同法》的規定,勞動者嚴重違反用人單位的規章制度,企業確實可以解除勞動合同,而且不需支付經濟補償金,但企業所制定的規章須符合「合法性」原則,否則將無拘束力,這包括兩個方面:

程序也要合法

一、內容合法:亦即企業規章內容不得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損害或限制員工合法權益,也不得任意將一些常見的、危害輕微的行為,定性為「嚴重」違規違紀的行為。例如規定每週六天工作制,降低加班費支付標準,規定員工在合同期內不得結婚、懷孕等,這樣的規定將因牴觸法律強制禁止規定而無拘束力。

二、程式(序)合法:用人單位在制定、修改或決定有關勞動報酬、工作時間、休息休假、勞動安全衛生、保險福利、職工培訓、勞動紀律以及勞動定額管理等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規章制度或重大事項時,應經職工代表大會或全體職工討論,提出方案和意見,與工會或職工代表平等協商確定。且用人單位應當將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規章制度和重大事項決定公示,或者告知勞動者。

當公司規章符合上述「合法性」要件,企業在勞動者嚴重違反規章時,即可不支付任何經濟補償金而解除勞動合同。

但林吉富公司規章制度移植自高雄廠時代,其是否符合「程式合法」的要件顯有疑問,因此該案勝負關鍵之一在於公司對規章內容有無「公示或告知」的動作,而不是楊小紅主觀「知或不知」的狀態,台商林吉富一直側重在楊小紅必然知道公司規章存在的主觀狀態,卻無法或不知提出公司曾經作出「公示或告知」動作的證明,其敗訴是可預期的結果。

公司內規不一定被採信

況楊小紅「前後四次違反財務制度」的具體行為內容,是否達到「嚴重」違規違紀的情節,也是勝負判斷的關鍵;就如前文所述,楊小紅是小錯不斷,大錯不犯,如果楊小紅的迷糊行為尚未達到嚴重程度,縱使次數上符合公司規章所謂的四次,公司也未必可以合法解除勞動合同。

因此林吉富公司在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前提而解除勞動合同,楊小紅依法是可以選擇繼續履行未屆滿的勞動合同,或解除勞動合同並請求公司支付依經濟補償金兩倍計算的賠償金。

通過認識大陸相關法律法規的具體內容,一般人都能判斷出本案大陸法院判決並不存在林吉富所謂的偏袒或不公,而法官問楊小紅要繼續在原單位工作,還是只要補償金?只是在確定「訴訟標的」或「請求內容」。至於問林吉富能否不開除楊小紅,大家都撤訴,就當沒事一樣?事實上就是試行和解,從法官已知法律將如何適用的前提下,本案的試行和解基本上對林吉富比較有利。

宣布廠規要有開會紀錄

法律有時確是很艱澀,但並非艱澀就一定難懂,台商在大陸遇到任何法律問題,如能從當地法律著手尋求解決方法,由於是「台商」有時反而擁有更多的空間,例如台商林吉富若能接受法官的試行和解,傷害可能相對降低,而且在雙方同意撤訴後,公司規章可以進行程式補正,仍有機會再次開除屢錯不改的出納楊小紅;反之,如一味地以主觀成見進行法律以外的不必要臆測,甚至負氣放棄訴訟權利,這只會讓自己失去當地法律的保障而不自知。

在大陸《勞動合同法》頒行後,台商應不定時組織學習會或研討會,不管是三十分鐘或一小時都好,會中應由公司員工當場朗讀公司規章,特別是「嚴重違反企業規章制度」的部分,同時做好書面的開會記錄。對於新簽訂勞動合同的員工,則可將規章制度附在合同後面交由員工閱讀,並在閱讀後簽字確認,以證明員工已瞭解企業規章制度,如此方能防堵日後不必要的爭議,並確保公司規章確能發揮保護公司業務順利推展的功能。

(註:本文為真實案例,但姓名經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