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外資大舉匯入,匯市每日成交量明顯擴大,新台幣面臨強大升值壓力。撇開MOU與ECFA兩項因素,這似乎也隱然露出另一個風雨欲來的警訊,在胡歐會前後受到國際關注的人民幣匯率走向問題。

在此,暫且大膽推定,2010年中國人民銀行基於改革自身的需要及平衡經貿的必要,一旦放手讓人民幣與美元脫勾,開始升值轉強。依兩岸經貿緊密的程度,新台幣今後的走向,肯定受到衝擊。新台幣應隨人民幣同步升值?或隨美元貶值?究竟要何種價位,才能順應台灣經貿及金融的利益,並避免新台幣成為國際炒家狙擊的目標,將再次考驗台灣央行總裁彭淮南的判斷與應變能力,而經營兩岸事業的廣大台商,也要為其明年的出口報價開始進行避險了。

中國經濟持續8%高速成長,領先世界脫離金融危機。美國貿易與財政雙赤字持續擴大,失業率11%,達30年來新高,失業人口700萬以上,導致美元衰弱。黃金飆漲,從1月的880連續竄升,直逼1200美元。近日來國際金融市場一股詭譎的騷動,加上中、美、歐等財金首長動作頻仍,為人民幣匯率問題展開激烈的言論交鋒。顯見全球金融體系一股不安的胎動,正孕育中。

在新加坡的APEC與在北京的胡歐會中,歐巴馬呼籲人民幣應採「市場導向的匯率政策」,浮動升值。針對市場拋售美元的狀況,美國Fed主席向市場喊話,「美元是強勢的」。同時,歐洲央行總裁與歐盟財長會議主席等3人,則強調「今年以來,歐元持續偏高,造成中歐貿易衰退17%」,他們將於月底訪問北京,針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施壓。IMF總裁月中訪問北京時亦指出「部分亞洲國家須為全球失衡負責,貨幣升值是必要改革的一環,人民幣升值,有利中國」。這一連串公開喊話,宛如八國聯軍集結在北京,統一口徑,要求人民幣升值。大陸方面則僅由商務部發言人勉強回應,「人民幣須維持穩定,中國有必要為企業出口創造一個穩定可預見的環境 」。

這些看來表面相互矛盾的談話,經過抽絲剝繭,卻呈現一個潛邏輯。所謂美元是強勢,應是指歐元、日圓、黃金以及各種主要商品,相對於美元而言,漲勢已過頭,當反轉為跌吧。所謂人民幣升值,是指人民幣以及其所生產或出口的商品等,以美元為計價的價格全面向上調升。依此邏輯,即美元對歐元、日圓等升值,而人民幣則對美元升值。

簡言之,放手人民幣升值,成為超強貨幣,才能有效遏制中國對西方日益擴大的貿易盈餘,從而減緩西方各國內部的保護主義壓力。而大陸商務部所謂人民幣須維持穩定,聽來無非是為大陸眾多的出口業者表達立場而已,它的觀點終非代表中國人民銀行。那人行的真正意見在那裡?此時它如此沉默,莫非默認著什麼嗎?這才是市場倍感關切所在。

中美經濟的動向,關係著全球經貿榮枯。無論是指控美方的貿易保護,或中方的匯率操縱,任何單方面舉措都不利於彼此。雙方當知稅率或匯率,都不該是鐵板一塊,而應是中立的經濟工具,保持彈性,能上能下,作為創造更多貿易與工作機會的手段。中美經過胡歐會後,相信雙方已取得諒解,各讓一步,為2010年奠下一個好的開端。準此,人民幣的升值,已非要不要,而是時間該多快,幅度該多大。隨之而來,新台幣免不了受到衝擊,台灣央行與在陸投資1千億美元的台商,都得充分作好避險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