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大陸想「專升本」的學生以千萬計且穩定增加中,這塊市場人數眾多,應該是兩岸教育交流政策中值得重視的部分。

「專升本」是計畫經濟體制的遺留現象,大陸高教頒授大學本科(簡稱本科)和大學專科(簡稱大專)兩種學歷,前者相當於台灣的大學學位,後者是專科。每年招生前,國家先設定要培養多少名幹部和第一線工作人員,給予相對應的本科、大專招生名額,畢業後同科系裡有的拿到本科,有人則是大專,因此區分出白領、藍領,至於技職學校頒授的都是大專。後來教育部推出「專升本」機制,當初拿大專文憑的,可以去「專升本」班補修學分,一兩年之後就能改為本科。

專升本班是大陸大學重要收入之一,不過技職學校的專升本班得到教育部審批的不多。歷年來大陸技職生人數至少2000萬,每年還有上百萬名學生畢業;保守估計至少一半想要專升本,而大陸的渠道相當有限。台灣的技職教育相當成熟,大學、研究所都有,想「專升本」的學生來台灣取得本科學歷或許具相當的吸引力。在技職體系裡,「專升本」或許是在招收陸生上兩岸最具合作空間的一環。

當然,問題並非如此簡單。陸生來台唸一年就拿到台灣的大學文憑,兩岸的教育機關能相互認同嗎?大陸大學本身可認證學歷,不過大陸學生到海外(包括港、澳)唸書拿的文憑,必須通過「教育部留學服務中心」的審查認證。陸生為了「專升本」來台拿文憑,如果回大陸後發現證書不具法定效力,陸生是會坦然接受,還是會覺得被台灣學校騙了?留學服務中心目前受理認證台灣大學文憑,僅限定台港澳居民,陸生就算在台灣取得大學文憑也無法認證。

有太多大陸技職教育體系的大專生想拿本科文憑,而目前似乎只有台灣能滿足此一需求。既然關鍵在於本科文憑,合作模式就不能僅在個別學校之間,而是該拉高到具有最終認證權的層級。

此外尚有太多因素會影響「專升本」市場的發展空間,比如大陸一旦調整政策,開始大量授權大陸的技職學院開辦「專升本」,台灣就沒有太多空間。再者,想「專升本」的大陸專科畢業生通常已就業,利用閒暇時間進修,要來台灣攻讀本科文憑,難度頗大。如果學生以一年時間在台灣學習比較可行,當然經濟能力仍是關鍵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