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九年南美洲國家間諜案件相繼曝光,大破紀錄,年初跨國駭客盜取智利國家機密、上月哥倫比亞間諜在委內瑞拉落網,本月初秘魯逮捕智利間諜,都令人側目。阿根廷驚爆總統遭竊聽醜聞,更令人嘆為觀止。

委內瑞拉總統查維茲在十月廿七日宣布逮捕兩名哥倫比亞安全局的特工,抄獲顛覆活動的文件。委國內政部長埃薩米強調這並不是首度破獲哥國諜報組織,因為前年哥國情報局曾到委國首都卡拉卡斯,公然綁架一名哥國游擊隊領袖,押回哥國審判,可見布網之廣。

查維茲的受害人角色,幾天之後就賓主異位。十月卅日哥國與美國簽署使用七個軍事基地協議前,查維茲提前透露協議部分細節,指控哥國成為美國的馬前卒。這些機密資料來源未見透露,顯然是委國情報組織立功。

哥委間諜爭議未停,遠在新加坡出席「亞太經合會」的秘魯總統賈西亞藉難得的盛會,宣布破獲空軍軍官阿里薩向智利出售軍事情報的間諜案,並臨時取消與智利總統巴契列特女士的雙邊會談。

賈西亞提前返國後,下令向智利遞交四百頁的證據資料,要求智利解釋。巴契列特批評賈西亞的言詞深具攻擊性、刻意渲染,不利於百餘年來因領海劃界而僵硬的雙邊關係,因此拒絕回應。

值得注意的是本案無異一九七八年類似案件的翻版,當年涉嫌向智利出售軍事情報的秘魯空軍軍官遭處死,智利駐秘魯大使被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後驅逐出境。

南美洲間諜案不僅止於國與國,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費南德茲就任後也難逃被竊聽命運。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市長馬克里上周將首都警察局代局長撤職,罪名是竊聽總統和其前總統丈夫科許納的電話。竊聽名單隨後擴大到國會議員和等政治人物和記者。馬克里是科許納家族的對頭,也是下屆大選呼聲頗高的總統候選人。

阿根廷竊聽總統案加上年初在烏拉圭落網的阿根廷機場反情報負責人伊凡‧貝拉斯克斯案件,反映出南美政客收集政敵隱私的傳統。

目前被四國追緝的貝拉斯克斯落網後坦承,他電腦中的智利前國防部長、外交部對外政策司長、前駐哥倫比亞大使等人的電郵,是一千二百五十餘次入侵相關單位電腦的成績。至於他到南美金融中心烏拉圭,目的是否為兜售情報或與買家會面?這些情資是否已經轉手?目前仍是謎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