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主計處日昨公布10月份失業調查報告,台灣失業率回降至5.96%,由於這是近期以來首度落在6%以下的一個月,使得政府相關單位對台灣勞動市場前景咸表樂觀。但值得注意的是,當前台灣失業率的緩和不小比例是建立在政府的「短期促進就業方案」上,若沒有這些措施,台灣今天的失業率恐怕早已升逾6.5%。

其實,直到如今台灣的失業情況依舊嚴重,雖然失業率近月略降,但這個5.96%的失業率擺在任何一個時期都是極嚴重的數字。回顧2001年,當時的經濟部長林信義預言「苦日子」即將來到時,這一年的失業率最高也僅5.3%。若說5.3%的失業率即是「苦日子」,如今5.96%的失業率豈非更苦?再者,2001年受失業波及的家庭人口最高的月份也僅118萬人,而如今卻仍高達137萬人,受影響的層面明顯擴大許多。

由前述這兩項指標簡單對比即可瞭解,台灣今天失業情勢嚴重的程度更勝當年,只不過政府與輿論經常是健忘的,對經濟情勢的解讀只看近期的比較,而忽略實際的情況,從而誤以為失業問題已經紓解,民生痛苦已經消失。客觀的說,若當年苦日子需要行政院各部會上下繃緊神經研提方案以紓解民困,如今不論失業率或是受失業波及的家庭人口皆遠高於當年,行政院能因為10月份失業率略微下滑就以為從此天下太平,而讓相關的促進就業方案退場嗎?

遺憾的是,政府主管官員日前表示這項「短期促進就業方案」於今年底結束後,已決定功成身退。依政府自行估計,這項97-98年實施的短期促進就業方案,在這一年促成了7.3萬人就業。隨著這項方案的退場,除非景氣復甦的強度足以創造出龐大的就業機會,否則在這項就業方案退場,因此增加數萬失業人口後,明年起國內失業率豈能不扶搖直上?

行政院的如意算盤是全球景氣已見回升,因此市場自然可以創造出更多的就業機會,足以彌補這一因就業方案退場的缺口。惟事實上,10月份美國失業率仍持續升至10.2%的新高,歐元區國家的失業率也已攀升至9.7%,合計美、歐較金融海嘯前的失業人口已多出1,100多萬人。雖然全球景氣略有起色,但實體經濟仍處於衰退之中,以美、歐占全球進口近4成的規模而言,只要美、歐失業情勢不改善,美、歐民間消費勢將停滯,在這兩個全球最大的市場需求不振下,台灣出口如何能大幅成長?生產如何能快速回升?若不能,台灣的就業機會從何而來?台灣社會豈不又要因為「短期促進就業方案」的倉卒退場,陷於嚴重的失業恐慌中?行政院對此不可不審慎評估。

對於政府透過公共服務、工資補貼等短期就業方案,有些人認為這會形成資源的錯置,並且也會使得失業者過度倚賴政府。我們認為這樣的論述非但不正確,且完全沒有悲憫之心。這個社會固然有人怠惰懶散,遊手好閒,但多數人絕不樂於失業,因為失業除了讓人失去收入,也失去尊嚴,試想誰願意如此?再說今天許多年青人所以失業也並非自己不努力,而是政府的教育政策與產業政策脫節,終致許多人受完高等教育,取得碩、博士依舊難以謀職。對於這類學非所用,用非所學的人力低度運用情況,政府難道沒有責任嗎?值此經濟衰退的年代,政府難道不應伸出援手,讓更多時運不濟者有些緩衝時間,有尊嚴的生活下去嗎?

經濟數據是冰冷的,但數字背後卻反映出社會的冷暖與世態的炎涼。當台灣的失業率這一年來由4%升逾6%,小小的2個百分點間,隱藏著多少破碎的家庭,摧毀掉多少人的尊嚴,挫敗了多少年青學子的信心?這是無法量化的,但卻是實在的。自上任以來一直強調庶民經濟的行政院長吳敦義,對此能冰冷漠然視之嗎?政府還能在這個依舊風高浪急的時刻讓「短期促進就業方案」倉卒退場嗎?我們希望吳內閣不僅從財政及總體經濟層面思考,更能從家庭生活、庶民感受審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