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今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外匯儲備又增加了3100億美元。此等增幅十分龐大,約略等於阿根廷一年的GDP。相較於1999年僅1500億美元,2004年6000億美元,這5年來外匯儲備急速暴增至22000億美元,足足成長了3.6倍。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30年的改革開放,所釋放出13億人口的巨大生產力,在全球經貿的交易中,已換得了豐碩的成果。

憂的是,全球貿易及金融卻也嚴重的失衡了。中國大陸外匯儲備不斷攀升擴大,任令情勢發展下去,失衡只會加深並惡化為長期的趨勢,必然引發更多更強的經濟對抗,這絕對不利於各主要經濟大國。為扭轉這種不健康的發展,中國政府有必要在新的年度2010年正視問題的嚴重性,嚴肅以對遏抑失衡。

國務院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下月中將舉行,明年工作重點可能在於解決通膨預期、重複建設、產能過剩等。近日來,國務院決定將寬鬆的貨幣政策,逐步轉為中性,緊縮放款量。具體措施是,銀監會要求銀行提升資本對風險資產適足率由10%至13.5%,以強化銀行的清償能力,隨即引發深滬股市及房市重挫。

這是往正確方向調整的第一步。此預示著中國大陸明年利率與匯率的下跌空間,已被封底了。當然,也顯示中國政府決心認真考慮採取貨幣政策,增強政策的靈活性和可持續性;加速利率市場化改革,推進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企圖以市場化的方式調升雙率,作為宏觀調控的主要工具,引導經濟結構進行調整。

簡言之,透過雙率的市場機制變動,30年來出口導向的發展模式,將逐步向科技、環保、教育、醫療、教育、住屋等內需部門轉軌。這種新的經濟增長點,是建立在13億人口的保證消費需求,創造新的就業機會,降低產業的出口依賴,並消化可能的過剩產能,同時亦可減緩轉軌的衝擊與陣痛。

其實,這項轉軌工程與美國國會年底即將通過歐巴馬健保 8000億美元,照顧三千萬未受健保中低收入及老年人,也不謀而合。大陸最大的台商鴻海集團,近來積極兼併,進行上下游整合,並與德商在陸合作跨足電子商品流通零售店。它的努力轉型,就是在因應即將而來的變局。

為抵銷出口持續強勁成長所帶來的貿易盈順差,加上熱錢大量流入,強行推高外匯儲備的增量,過去一年,國務院幾乎是把所有的數量工具都用盡了,仍無濟於事。這些工具包括對非洲開發貸款500億美元;大量買進黃金,儲備由今年3月602噸,劇增至1054噸,淨增454噸,相當於台灣央行的全部黃金儲備450噸。同時,商務部特派採購團分赴美歐進行數百億美元的採購,平衡貿易逆差。而現持有的美國債券8000億美元,則龐大到了無再增的空間。

解鈴終須繫鈴人。問題癥結在於必須儘速建立貨幣市場,讓中國人民銀行得以發行國庫券沖銷人行在匯市賣匯所釋出的巨大游資,讓企業與銀行得以發行商業本票及銀行承兌匯票將市場游資轉為商業融資,如此即可將貨幣供給控制在政策目標的範圍內,防止通膨。

總之,肆應30年改革開放後新的經濟格局,人行必須發揮中央銀行的功能,一如美國聯邦準備銀行及歐洲中央銀行在全球經濟金融中所扮演的角色。而人民幣先天也註定要承擔巨大的責任,一如美元與歐美元成為國際交易及價值儲藏的工具。這些都是不可迴避的,建立一個現代化具國際公信力且有效率的金融市場,人行與貨幣市場的改革千頭萬緒,只許成功不許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