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選舉已經落幕,激情歸於平靜,回顧選戰期間,桃竹苗地區檢察機關雷厲查賄,偵查、起訴案件雖不敢說是絕後,至少也是空前。不過,在選前已遭起訴或遭收押的候選人,部分落選,但也有人高票當選,未來極有可能面臨當選無效之訴,耗費社會成本再補選或重選,這大概就是民主必須付出的代價。

司法機關查辦賄選案,如果沒有相當明確的證據,也不致捕風捉影隨便羅織罪名並影響選舉。桃園地檢署在選前,一口氣起訴三名縣議員候選人,選舉結果,其中兩人仍當選;新竹檢方選前收押兩名縣議員,這兩名候選人照樣在羈押期間當選。

苗栗地檢署在選前,一口氣起訴兩名縣議員候選人,選舉結果兩人落選;但檢方起訴的三名鄉長候選人,其中兩人還是當選。弔詭的是,苗栗某鄉只有兩名參選候選人,兩人都遭起訴,未來不管是當選人或落選者,跑法院一定跑不完。

在無罪推論的原則下,涉及賄選的候選人即使遭起訴、收押,但在沒有判刑確定之前,都該以無罪視之,這是法治社會最起碼的觀念。

只不過,這些遭起訴的候選人,在走過漫漫司法過程之後,一種可能是洗清罪名,另一種可能是遭判刑、停職,再重選或補選,屆時,又要來一次選戰紛擾,選民情何以堪。司法是獨立超然的,也是民主法治植根的基礎,但是,買票選風不改,社會付出的成本也相對提高,這大概就是民主必須的代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