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霾的冬日午後,閒步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低沈的鼓聲緩緩傳來。布縵內,無垢的舞者正緩緩而不易察覺的在與國家劇院等面積的禮堂地面上移動,藝術總監林麗珍端坐在舞台中央,指揮著「觀」的排練。舞者化身為老鷹,以在天空所見,控訴人類對自然山川所造成的恐怖破壞,靜穆的心、沉緩的形體,呈現最純粹的肢體,帶觀者進入直觀生命核心的儀式之中。

園區在民國97年軍方完全撤離之前,曾是警備總部軍法處和看守所,審判羈押過許多政治受難者。其中的第一法庭,更是美麗島大審現場。這裡見證白色恐怖時期的國家暴力,無數政治受難者在此所受到的身心煎熬,反對運動前仆後繼的壯大,暴力機器的停轉與拆離。

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及權利上一律平等」成為人類文明發展的大趨勢。此後12月10日成為「世界人權日」。「人權」成為全體人類與所有國家努力實現的共同標準、以及衡量一個政府是不是具有正當性的尺度,更是一個國家社會文明進步象徵。

走出中正堂,無垢的排練還在繼續,園區內盡是閒置的房舍,軍方從容撤離時,帶走了所有文件資料,文建會接收的是一個幾乎看不到歷史的歷史場域。政治受難者主張園區必須被完整保存,才能警惕世人,但是空無一物的房舍又如何能發揮人權教育的功能,警惕後世;文建會、藝術團體、與高牆鐵絲網比鄰而居五十年的社區則都希望能活化園區,但是台灣人權史上最黑暗的一頁,是不是就將隨著園區的嘉年華化而被世人淡忘。

政權更換導致兩岸關係出現重大改變,後金融海嘯的全球經濟形勢又為兩岸帶來了新的經濟依存,已簽訂的MOU與將簽訂的ACFA會不會將兩岸關係帶入不可逆轉的方向。所剩不多的優勢可能是:台灣有為爭人權而抗爭的歷史,與建立全面法治社會的勝利成果。

由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開始,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將有人權創意市集、藝術演展等活動,要吸引更多民眾,發揮保存歷史與人權教育的功能,期待曾經在這個園區擁有記憶與曾經關注過園區發展的人,都不要忽略園區存在所彰顯的人權價值,這正是台灣與中國所剩不多的差異點。

(攝影家潘小俠「白色烙印」1949~2009人權影像紀實攝影展,今日起至12月30日於景美人權文化園區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