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報七日社論〈承認大陸學歷只是扭轉封閉民粹的開始〉,以貼標籤的方式駁斥對採認大陸學歷可能有的疑慮,窄化了理性討論的空間,令人遺憾。

採認大陸學歷的關鍵點在於,是否允許在大陸完成大學教育者回台參加國家考試,進而成為政府體系的一員。因為私人企業是否願意接受大陸學歷,由企業自主決定,企業主管基於商業考量,自會有最明智的判定,政府不須介入。

大學教育對於學生價值觀與思想養成最為重要,在此情形下,大學生要完全擺脫共黨思想的洗腦,是不容易的。而我們擔心的是,若受共黨教育影響的大學生,可以經由國家考試進入我們的司法、國防、外交、情報與警政等政府體系,將會是我們國家安全的一大漏洞。此外,主張採認學歷可「溯及既往」的說法也令人無法苟同。公職人員首重依法行政,若任用學生時期即行為偷跑,視國家法令於無物的人為公務人員,等於自打政府威信,可行嗎?

中國已崛起,大陸許多大學在一些專業領域上已獲得國際的肯定,但大陸迄今仍以冷戰和內戰思維封殺台灣的生存空間,不願正視我國主權及民主體制。所以在對岸沒有放棄對我打壓、動武的可能性之前,國安的考量仍是極為重要的。我們鄭重呼籲,馬政府和立法院應該將陸生來台和採認大陸學歷脫鉤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