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解讀第四屆21世紀經濟年會以「後危機世界:變革圖景與商業新動力」為主題,大陸多位產官學界知名人士與會並發表演講,探尋中國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本報今天摘錄中國科學院研究生院管理學院院長成思危、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胡德平兩人的演講內容,以饗讀者。

國進民退絕對不是黨中央、國務院的新方針。但在我們真實、具體的經濟生活中,國進民退的案例、傾向、趨勢都是不言而喻,十分明顯的。這裡說的國有企業主要是指國有壟斷企業,比如國有企業可以不計成本,不算細帳,屢屢在拍賣市場稱王。虧損的企業甚至可以強行兼併贏利的民營企業,不以市場方法,而用行政命令手段,收購整合資源。在打擊某個涉黑企業主時,借此把半個行業,甚至是整個行業都國有化。這些都屬於國進民退典型生動的表現。

為何會發生這種國進民退的現象呢?我認為這都和我國的意識形態、經濟體制、司法制度的改革沒有與時俱進有關。在意識形態上,有些人認為國有企業是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是共和國的「長子」。

說到經濟體制的改革,我國的銀行體制基本上是根據國有企業的情況設計的。現在非常需要根據民營企業、中小企業量體裁衣設計金融服務體系。若沒有這樣的金融改革,我國4萬億財政支出,今年達到10萬億信貸資金的使用仍然可能引起社會的疑慮和不安。政府、銀行雖然做了很大的努力,但民營企業仍然叫苦不迭的現象很多。

說到司法公正,現在很多經濟問題發生在民企身上就是犯罪,發生在國企身上就可以一筆帶過。小煤礦發生私人的事故是礦主賺取利潤,國企發生礦難又如何解釋呢?

1991年黨中央批准的《關於做好國有制經濟發展的中央15號文件》明確規定,不要把私營企業和過去的民族資本家等同類比,更不會在我國又出現非公有制發展到一定階段又進行第二次合營,又實現一次國有化。應當熱情、負責地對待我國已經出現的新的社會階層,新的社會主義的建設。

這種寶貴的社會資源絕不能輕易丟掉,民營企業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最起碼的基本要求就是希望獲得國民待遇。我之所以對此問題相當敏感,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是否還會走1995年國有化的道路。

持國進民退觀點的人的理由是美國發生了金融危機,中國則沒有,沒有的原因是社會主義,有政府的計畫掌控,而國有企業就是社會主義。其不知美國的金融危機來自次貸危機,次貸危機又來自美國政府和立法的主觀意識,不向居民發放低利率房貸引起的。那些投機獲利製造大量金融衍生品工具的金融工程師們,則從另一個方面又起了極壞的作用。是美國政府、法律和金融投機家從兩個方面打破了美國金融市場的正常秩序。

國進民退完全不利於經濟方式的根本轉變,我國的對策應反其道而行之,政府要加強培育、規範管理市場,讓一切社會主體各得其所,各隨其制,公平合法的競爭,鼓勵創新,即國企有進有退,有所為,有所不為,民營企業應該逐步進入壟斷行業,股份制行業應該加速發展,並在此基礎上設計適合國情、民情,又和市情相通的金融模式。

(摘錄自鳳凰網,演講者胡德平為大陸全國政協委員、工商聯第一副主席、原中央統戰部副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