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四川成都市發生的一起自焚案件,在經過了半個月的宣傳管制後,從網路上回到了大眾輿論的視野。業主唐女士因為自己的建築沒有得到她所要求的經濟補償金額,抗拒了國家機器的強勢行為,最終因自己低估了政府當局的決心作出了錯誤判斷,在當局的挖掘機面前自焚而亡。網路、輿論在關注這件事時,沒有關注這棟建築屬不受《物權法》保護的非法身分,沒有關注政府部門最初的退讓,和當局宣稱的這塊地以後將興建汙水處理廠的公共屬性,反而是因為其「英勇抵抗當局」的大無畏精神而予以正面聲援。

成都自焚所體現出的問題,並不是社會公眾喪失了是非曲直的判斷能力,而是社會公眾在長久以來政府公權力的「不作為、亂作為」之下產生的一種無目的、無對象的群體性反抗,已經從具體的、形象的事件中擴展到了虛擬的、抽象的持續性情緒病,一旦發生社會事件,在和自己毫無利益相關的情況下,仍會高度關注乃至參與。

政府當局如果不從制度層面和事件的根本上找問題、解決問題,那麼,成為四處奔走的救火隊員將會是必然,而且即使筋疲力盡,星星之火依然有成燎原之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