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高等法院十一日下午召開陳水扁延押庭,扁指合議庭心證已成,他再怎麼表示意見,也改變不了合議庭的心證。扁又指馬英九總統將國民黨敗選,怪罪於扁案辦得太慢及檢察總長陳聰明沒下台,合議庭就配合處理他,他希望合議庭本著良心,做出妥適評議。

歷經半小時庭訊,審判長鄧振球諭知,陳水扁是否延押,合議庭評議後,會以書面裁定通知扁。

昨天上午九時卅分,合議庭針對國務費機密費使用部分,以涉及國家機密為由,依律師聲請進行祕密審理。審判長當庭提示兩名祕密證人的筆錄,扁認為兩份筆錄對他有利,與律師不斷強調他是因公支出,使原定兩小時的庭訊,進行三個小時仍未結束,審判長諭知中午休息一小時吃飯再復庭。

下午近三時結束祕密庭後,合議庭改開公開準備程序庭,扁一口氣聲請傳喚廿三名證人,獲合議庭同意。

隨後,審判長諭知,因扁羈押期限即將屆滿,要開延押庭進行訊問,然後就問扁:「十二月廿三日羈押到期,如果本院認為有繼續羈押必要,就延長羈押有何意見?」

扁聽聞此話馬上說,他知道再怎麼表示意見,可能也改變不了合議庭已成的心證,他聽到審判長的話,心都涼了,還沒有表達,審判長已有結論,他真的沒有期待的可能性,只希望合議庭本著良心,做出妥適評議。

扁話鋒一轉說,十二月九日,馬英九總統在國民黨中常會中,將國民黨敗選怪罪扁案辦得太慢;檢察總長陳聰明沒有下台,這是總統將手伸進法院公然干預司法。他只有做國民黨敗選推卸責任的對象,合議庭與馬總統前後呼應,搭配得天衣無縫,他夫復何求,只有認了。

扁說,做為一個被冤獄汙蔑的卸任總統,他當然要留在台灣,說他會逃離這塊土地,對他是一大羞辱,他不會逃亡,不會串證,他期待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審判。

律師也強調扁無逃亡疑慮,繼續羈押會影響扁的防禦權及律師辯護權,沒有必要再羈押。但檢方反駁,為保障審判程序及日後執行,扁仍有羈押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