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政府於十二月一日在北海道歡天喜地的慶祝駐札幌辦事處開幕,沒想到當天爆出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遞辭呈的消息,使得開幕慶祝茶會蒙上一層陰影,媒體的焦點突然間都轉到齋藤辭職的問題上,日本媒體還質疑指出,台日關係出現裂痕。

台灣方面有人臆測,這是日本政府故意找碴,但是熟悉台日外交的日本消息人士指出,日本在外交上應該不會玩這樣的手法,台灣人熱愛北海道這個只能靠觀光維生之地,讓日本政府感激不盡,札幌辦事處的設立更是日本樂見的,怎麼可能故意選這天製造麻煩,那完全是個意外。

姑不去追究「台灣地位未定論」的問題,先平心靜氣地來看齋藤失言、馬政府冷凍齋藤和齋藤辭職的這齣鬧劇。

日本交流協會台北事務所所長,駐台代表齋藤正樹以一名「使節」的身分,在台灣公開談論連日本政府都未曾提過的「台灣地位未定論」實有不妥。換個立場來看,假設我國駐日代表在日本演講時提出「琉球地位未定論」的話,試問日本政府會不會善罷甘休?

熟悉台日外交人士指出,日本對台灣相當友善,日本政府希望派駐台灣的代表能與台灣政府高層保持良好關係及暢通溝通管道,好隨時傳達日本政府意見與訊息,台日之間若發生漁船等糾紛、衝突時,也才能和氣、冷靜、迅速地解決問題。

日本有許多政府官員、學者、媒體人都很支持台灣的民主化。日本政府則是一方面樂見兩岸和解,一方面又怕兩岸若統一會對日本的安保造成威脅。

齋藤可能有他自己對台灣地位的見解,他若只是民間人士,如何談論台灣問題都不會構成問題,形同大使身分的他公開發表台灣未定論,的確有干預內政之嫌。

反過來,看看馬政府冷凍齋藤的手法,實可說粗糙不堪,對日外交手法應要再細膩一點。熟悉美日的人一定瞭解,拿對美國人的那一套來對日本人是行不通的,美國人通常喜歡打開天窗說亮話,而日本人則喜歡霧裡看花,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日本人很講究禮尚往來,吃飯要各付各的,送個禮也要回來回去,每一筆帳都記得清楚。當日本人認定你是朋友的話,會長久地交往下去,當他自知理虧時給他個台階下,他會永遠記得欠你的這分情,但若是給他一個巴掌,則會造成反效果。

齋藤失言風波發生後,在馬政府抗議下,日本政府發文澄清指出,齋藤發言不代表日本政府立場,日本也透過各種管道,希望馬政府能給個台階下,但是馬政府硬是要給齋藤一個教訓,擺明了要冷凍齋藤,立委也在議會質詢時公開炮轟齋藤。

日本民眾透過媒體的報導去看齋藤風波時,看到的重點並不是齋藤失言,反而是馬政府對待日本政府的使節的方式。

此一風波還衍生出另一個問題,事實上,台日「外交」關係長期以來就是不對等的。由於台日之間沒有正式邦交,我國駐日外交官不能在公開場合見閣員,連日本的各省廳都不能進,更何況是官邸。

反觀日本的駐台代表和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的駐台代表一樣,可享受大使的禮遇,只要有需要,便可求見外交部長級以上官員,甚至總統、副總統。

有媒體指出,齋藤無法見我國外交部長和總統,代表台日外交工作受阻。那麼我國是不是該要求日本給予我駐日代表相同的禮遇呢?據悉,我國在全世界的所有外館,只有日本是完全沒有外交特權的。

我國對日本交流協會有廿四小時派駐警察保護,日本對我國駐日代表處呢?只有警員按時巡邏,突然有激進分子前去代表處抗議時,不僅用擴音器大聲叫罵,甚至是抓著鐵門欄杆吼叫,代表處裡的官員常被嚇得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