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案」真相迄未大白,與劉宜良(筆名江南)熟稔的夏鑄九,以嘲諷口吻指出,江南案其實沒那麼複雜,引爆點是江南感恩圖報,想招待夏曉華赴美旅遊,趁機向國民黨「敲詐」飛機票,「國民黨為卸責,指述江南是三面間諜,他哪有這種本事,不過是個大嘴巴的記者!」

「父親跟老報人成舍我、余紀忠一樣,都特別愛才惜才」,夏鑄九表示,「父親創辦台灣日報秉持報人風骨,邀李敖、南方朔、及江南寫專欄,李敖還要求稿子一字都不能改。有次李敖一篇文章父親只改一字,被李敖發覺立即寫一篇『一字之失』痛批。李敖沒想到的是,父親卻有度量讓這篇罵他的『一字之失』全文照登。」

夏鑄九強調,父親也因惜才,師大畢業的窮學生劉宜良,文章雖常惹麻煩,仍資助他赴美留學,並給他台日駐美記者頭銜。因此夏曉華晚年不得志時,劉宜良就想回饋照顧,邀請夏曉華偕家小到美國旅遊。

夏鑄九形容江南,是那種「腦筋動得快,痛恨國民黨搜刮民脂民膏,自認削一下國民黨天經地義」的老一輩記者。剛好那時江南寫的蔣經國傳在加州論壇報發表,引發蔣家不滿,要求不要連載。江南於是提出支付夏曉華夫妻及孫女,三人赴美旅遊機票條件,國民黨政府相信江南只聽夏曉華的話,爽快答應。

夏鑄九回憶,父親赴美前,某情治高官請他轉達政府的要求,但父親也知道江南的記者性格,怎可能叫他不寫他就不寫。父親只能勸江南,「又不是躲在人家床底下,涉及私德部分就別寫。只是江南緊接著又準備寫『吳國禎傳』,埋下殺機。」

夏曉華在「種樹的人」自述一書中,確信江南案是軍情局長汪希苓吸收竹聯份子陳啟禮等人赴美行兇,與蔣經國、蔣孝武無關。但夏鑄九認為,這種案子怎麼可能情報頭子一人決定就幹?他覺得父親仍擁有老報人的寬容特質,刻意有所保留。

江南遇刺後,美國FBI曾派員至夏家密訪夏曉華,夏曉華一樣點到為止。夏鑄九認為父親晚年沒有說出所有祕密,父子倆還為此有所爭執,唯一可確定的是,夏曉華偕妻子、孫女三人赴美旅遊一事,係江南案引爆的環節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