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梁惠王章句下第三章:齊宣王問曰:「交鄰國有道乎?」孟子對曰:「有。惟仁者為能以大事小,是故湯事葛,文王事昆夷;惟智者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踐事吳。以大事小者,樂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樂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國。詩云:『畏天之威,于時保之。』」王曰:「大哉言矣!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對曰:「王請無好小勇。夫撫劍疾視曰,『彼惡敢當我哉』! 此匹夫之勇,敵一人者也。王請大之! 詩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遏徂莒,以篤周祜,以對于天下。』 此文王之勇也。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

前一段有關孟子與齊宣王的對話,說明身為領導人,若為國家社稷事務而怒,可以「安天下之民」。這也讓我們聯想到最近行政院吳敦義院長聽取公共工程進度報告,發現達成率僅有百分之六十幾,要在年底前達到百分之八十的最起碼標準,事實上幾乎不可能,因而「震怒」,甚至說要刻一個「震怒章」,直接蓋在這些延宕的公文之上。相信全國公務員聽到這個消息後,皮都繃緊了,對於進度落後的案件,開始竭力改善,以免到了年底,若數字仍然難看,可能又要被蓋幾個「震怒章」。行政院也許會訂出一個新辦法:年底依照各部會被蓋「震怒章」的多寡,核減各該部會之公務員年終獎金及考列甲等名額。此令若出,各部會公務員一定會把「管理公眾的事」,視為與「處理自己的事」一樣重要。

管理學上有所謂「八十/二十」法則:用於企業營收時,是指百分之八十的營收是來自百分之二十的主力客戶;用在目標達成率時,有時會略加修改為「七十/三十」法則,意思是說企業要達成百分之七十的目標,只要動用百分三十的資源就夠了,然而若要做到盡善盡美,剩下的百分之三十,反倒需要使用百分之六十,甚至百分之七十的資源才能達成。因此企業領導者對於最重要的百分之二十客戶,務必妥善維繫;而在資源分配上,就得斟酌要為沒達成的百分之三十,投下多少資源,值不值得為求完美不計代價。

國家大政與企業經營,在目標、對象等方面有比較明確的差異:國家大政不以營利為目的,不會(也不該)特別照顧最有影響力的百分之二十的民眾。然而在施政目標達成率上,企業管理上的「七十/三十」法則難免也須加考量。因為多數的公共行政,多半先揀好處理的先做,以「美化帳面」;然而,越往後面,事務的複雜程度越高、遇到「釘子戶」民眾之機率也越大,因此進度就會緩慢下來。公共工程與公共行政的差異之處,在於公共工程的先期部會協調、工程規劃、用地徵收等工作,往往會花費相對較大比例的時間,因此,一開始之進度可能會較為緩慢。但若前面的準備程序處理周詳妥適,後面的進度就會以較快速度達成,而使整個公共工程有望如期完工。

因此,比較值得關切的是百分之六十幾的進度,究竟是否因為前期有關部會協調、工程規劃、用地徵收等事項佔掉相對上較大比例的時間而延誤?延誤原因是為求完美,審慎處理所致?亦或是部會間彼此推託而延誤?有關工程規劃、招標、發包是否因現行法令規定設計,以「防弊」為重點,而使程序冗長以致延誤?用地徵收是否遇到「釘子戶」或附近居民抗爭(例如捷運新莊線的「樂生療養院」事件)而延誤?凡此種種,都是吳院長「震怒」之後,相關幕僚及相關部會應該查明陳報,甚至公諸社會的。

另外,「平均」百分之六十幾,表示有些公共工程落後得更嚴重,有些公共工程可能進度不但沒有落後,甚至大幅超前;若是後面這種狀況,則宜予嘉許獎勵,以激勵其他團隊成員效法學習,方能賞罰分明,提振士氣,而不是只以「震怒」來逼出進度。否則上行下效,政院到地方政府,各級首長層層「震怒」,短期內對屬下人員容或產生一時的震撼作用而略有警惕,但很快又故態復萌,而屬下人員長期被罵慣了勢將士氣低落,甚至更加麻木不仁,反倒失去「文王一怒而安天下之民」的效果。

論語顏淵篇:「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雖說「風行草偃」,但行政院長領導全國行政團隊,確實不是容易的事:以現行公務人員待遇福利僵化,不易吸引或留住優秀長才;法令規章防弊重於興利,致使公務人員明哲保身,不敢突破窠臼「做對的事」,只能在層層限制中「把事情做對」。吳院長擔任過民意代表、地方首長、黨務高層,深知民瘼,遂有「庶民經濟」之提倡,我們也期盼吳院長大破大立,讓行政團隊成員的薪資福利、行政法令規章的格局框架,都能進行煥然一新的改革,則行政效率的提升,自然水到渠成。屆時吳院長即不必常常公開對屬下發火,更不需刻什麼「震怒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