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休閒時看看古蹟滿好的,但進一步會投入古蹟贊助的,全台目前可能只有台積電前任發言人陳國慈了。

「很煩人的,經常發現裂縫或漏水,得像照顧老人般照顧這些老房子,」陳國慈每週三、四,或是周末有活動時,都會來她個人贊助的撫臺街洋樓、台北故事館,屋前屋後仔細盯一遍,深怕一點瑕疵破壞這些百年古蹟形象,「但我不嫌煩,反而心存感謝,可以做一個新趨勢的參與者!」

自港來台執業的陳國慈說,早就打定55歲退休後,要投入有意義的文化公益,因為文化細節多,非全職做不可。適巧,立法院通過地方政府古蹟管理維護可以委託民間經營管理條例,那時台北市前文化局長龍應台找上她,在沒有先例、配套措施下,她基於法律人的背景和好奇,決定從認養台北故事館開始,希望闖出一條個人認養古蹟之路!

好比,與政府溝通,取得認養古蹟可抵稅的權利;成立非營利獨資商號,方能聘請員工,給予健保等權利,陳國慈直言,至今仍有3、4成精力用在解決跟法條有關的狀況。隨著個人認養古蹟機制陸續定下,5年過去了,卻沒有人跟進,讓她很懊惱,畢竟在維護硬體之外,充實軟體活絡古蹟更是挑戰,所以她建議,何不把古蹟經營和贊助分開,由政府先為古蹟定位、組織團隊,再讓個人或企業出錢認養。

因為,認養古蹟如同一種經營管理的project,不只要有廣泛的策畫和執行,也需有廣義藝文接觸,否則單把古蹟粉飾漂亮,並不能讓古蹟活化。所以陳國慈不僅親自培養團隊,曾任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的她,積極尋求與藝文圈合作,老公榮總前副院長吳香達更是她的首席志工。

一連贊助2個古蹟的陳國慈表示,回歸古蹟本質,拉進民眾對它的感情、關心,以城市人文生活為主軸,結合古蹟保存、庶民生活歷史等活化古蹟,讓民間維護古蹟的做法得到大眾認同,正是她個人贊助的初衷。

例如,撫臺街洋樓原為1910年建造的茶商宅第,她便將它定位為述說台北故事的起點,放慢活動腳步,讓觀者可以沉澱,明年串聯附近店家及歷史城門街區,推動「城內散步」活動及傳藝課程,讓老城中區新生;此外,趁著台北故事館納入台北花博展場的機會,她也要還原這座英國都鐸式建物風情,只見她拿著台北故事館平面圖,海外跑遍30、40個地方勘查,屆時還要向台灣5大家族商借古物,企圖重現台灣百年時尚生活。

古蹟故事多,裡面也有陳國慈的故事,她1個香港人、贊助2幢台北老洋樓,正在書寫民間經營、贊助公家古蹟的新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