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察院長王建煊最近有點悶!「沒辦法,監察院是委員制、不是首長制,不是院長說了算。」資深監委這麼說。

蚊子展提議沒引發迴響;八八風災一席「氣到想拿刀砍人」,被院內同仁質疑失言;前陣子參加僑務會議,他希望僑委會服務中國海外僑民,被部分媒體砲轟了一個星期;在此同時,王建煊參與的國務機要費調查案,兩度提案彈劾前總統府秘書長陳唐山都沒過關。

一連串的事件,的確讓王聖人感到「有些漏氣。」

王建煊曾私下表示,「我本來想率領大家往前衝,我自己也衝下去辦案,但大家似乎沒這個意願,所以我也只能……」對於監委反對院長查案,他也慢慢理解,「委員指教的也對啦,院長要是提彈劾案,沒過多沒面子。」

只要是和貪腐、政府無能有關的新聞事件,媒體總愛問小鋼砲的意見。他批扁政府幹盡狗屁倒灶的事,批行政院藐視監院糾正,幾次發言引起院內大小不一的反彈,王建煊說,情緒一來,難保不會說錯話,「像拿刀砍人這種話,從院長的口中說出,好像也不太好。」

不只犀利的言論,王建煊有強烈的社會關懷,但作法引人側目。接掌監院之後,每半年一次的院內慶生會,主題換成「幫母親洗腳會」,他還特別關心社會現象,看到尼特族、器官移植的新聞,當天就主動發表意見、投書媒體,隔天就到民間機構拜訪,了解實際情況。

王建煊求好心切,對時事弊案總有一股身先士卒的急迫感,這不是壞事。但監院運作一年多來,院長與委員之間屢生勃谿,少了查案運作的默契,也折損監院查弊的戰力,王聖人可得好好想想,問題出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