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陳玉慧筆下的《海神家族》以半自傳式的手法描繪出三代的家族故事,同時以女性角度去對應了台灣近代國族發展史與尋求自我認同的歷程。小說出版的五年後,陳玉慧執導舞台劇版的《海神家族》,讓代表著台灣傳統的歌仔戲、陣頭與媽祖文化,在舞台上與西方弦樂、現代舞蹈進行交融碰撞,試圖透過多元的並置拼貼,彰顯大時代下的人物情感。三天的演出不僅吸引了現代劇場、傳統歌仔戲迷,也引發諸多劇場界人士觀賞分析。

整部《海神家族》最讓人驚艷的地方有二:一是林經堯的現代音樂與歌仔調的配合,二是明華園當家小生孫翠鳳女兒陳昭婷的自然投入。

這齣戲在音樂上做了新的嘗試,邀請音樂工作者林經堯將歌仔戲去了鑼鼓點,重新作曲。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講師、導演鴻鴻認為,「整部戲的音樂抒情基調很統一,儘管歌仔戲少了鑼鼓點,也沒有採用過去一些傳統戲曲與大型樂團跨界合作的龐大樣貌,但在提琴與鋼琴的簡單配合之下,反而能突顯唱腔本身的美感與獨立性。」

他也表示,這齣戲中演員的投入,說服了他「現代人真的可以唱歌仔調,很舒服、沒有任何尷尬。」

台大戲劇系講師傅裕惠則肯定陳玉慧「以女性角度訴說、詮釋台灣歷史」的處理角度。

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講師耿一偉指出,「陳玉慧的戲劇邏輯和她的文字邏輯是相同的。」他認為,戲裡頭,很多跳躍式的段落以及很多人物與意象,是沒看過原著小說的人很難了解其關連性的。

耿一偉也表示,從傳統陣頭上舞台到歌仔戲配上弦樂的清唱,陳玉慧的舞台調度有其趣味,但他也指出,「拼貼的手法,應該是各種獨立媒材在碰撞交會後能產生出新的樣貌,而不是混亂。」

北藝大戲劇系講師于善祿表示,「跨界」、「拼貼」已是近年劇場的潮流,從崑曲、京劇、歌仔戲到現代劇場,大家都在試,針對《海神家族》針對舞台上使用的媽祖、戰爭意象,以及囊括了音樂、舞蹈、傳統戲曲、影像的多元形式,「既要碰觸國族歷史,又要觸及小人物在大歷史下的情感,處理的線條與方式難免太快速,每個段落難免太大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