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江陳會」將在台中舉行,外界尤其關注第四次「江陳會」是否會觸及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但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日前在立法院重申:「絕對不會協商談判ECFA,也絕對不會簽署ECFA。」外界對政府是否積極推動ECFA,產生「不確定感」。

事實上,不論就當前準備狀況、建立共識程度,以及未來談判時間急迫性而言,第四次「江陳會」都應該發揮啟動ECFA協商之作用。

就兩岸ECFA準備狀況而言,據今年4月兩岸建立洽簽ECFA協定的步驟為:完成「個別研究」和「共同研究」 後,再展開協商。目前兩岸有關研究機構均已完成兩岸經濟合作協定的可行性研究,並進行了多次非正式意見交換。11月5日,兩岸研究機構再次就經濟合作協定的相關內容進行溝通,廣泛交換意見後,已形成了初步的共同結論和建議。兩岸專家學者「共同研究」的結論和建議,可以為兩岸正式協商提供決策參考。亦既在完成ECFA準備後,展開協商是各界所期待的。

對兩岸ECFA共識程度而言,綜合觀察兩岸ECFA的可行性研究報告,兩岸和高層所宣示之推動方向,兩岸至少已經建立多項共識,包括:

第一,由於雙方的「個別研究」都顯示,兩岸經濟交流與合作目前已達到相當規模,通過商簽ECFA,逐步消除貿易壁壘,合理配置資源,可以拓展合作領域,擴大合作規模,提高合作層次,對兩岸對外貿易和經濟增長都具有正面和積極的促進作用,也對亞洲甚至全球的經濟發展有所助益。

第二,雙方都認同可以本著「先易後難、循序漸進」的原則,通過協商就兩岸經濟關係正常化、制度化、自由化等內容先達成總體性的框架安排,再逐步協商各個單項議題。

第三,對於協定的主要內容,中共中央台辦、國務院台辦主任王毅在「2009年兩岸關係研討會」開幕式上強調「涵蓋貨物貿易、服務貿易、投資及經濟合作等領域。商簽協定的步驟是先建立框架和確定目標,然後再協商具體事項。」該主張與我方規劃方向相當一致。

第四,即使原本大陸商務部「兩岸經濟合作協議(CECA)」研究報告摘要之名稱,與台灣所稱「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名稱不同,引發外界認為雙方對於「架構」認知不同。但王毅10月21日在澳門舉辦的「澳台關係十周年」研討會中指出:將擴大和深化兩岸經濟合作,推動商簽「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已經將協議名稱和台灣名稱相呼應,顯示兩岸已有高度共識。

就未來談判時間急迫性而言,由於吳敦義院長表示:「ECFA協商,可望在12月的第四次江陳會結束後啟動,預期第五次江陳會是簽署ECFA適當時機。」顯示未來兩岸談判時間可能只有半年,要完成商品貿易和服務業貿易的早期收穫計畫,及ECFA架構協議條文的談判,相當不容易。若無法在第四次「江陳會」中「正式宣示『授權』兩岸主管機關進行ECFA協商」,則ECFA簽署恐遙遙無期。

綜合言之,第四次「江陳會」有必要發揮積極啟動ECFA協商之作用,在確認「共同研究的結論和建議」之後,宣示「『授權』兩岸主管機關進行協商」,才能爭取在第五次「江陳會」簽署EC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