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合一選舉前的一個月,某縣市一所大學一百多位學生到縣議會觀摩,當天正好是議會定期大會,排定的議程是縣府各單位工作報告。結果議事廳只有兩位議員,其中一位是代理主席,代理主席見狀,拿起議事槌一敲「散會」。原因很簡單,大部分的議員都去忙選舉了,哪有心開會。

有心觀摩議事運作的學生,身處空蕩蕩的議事廳,全都好奇跑到議場往主席位子坐上過過乾癮。當天,一百多位大學生不曉得學到了民主哪一堂課?

三合一選舉落幕,許多縣市下年度的總預算案還沒有審畢,這些議會勢必快馬加鞭,否則,新的會計年度一到,縣市預算何以能夠執行?問題是,有些議員經過選舉洗禮未能連任,即使任期到明年三月,對預算審查已經意興闌珊;即使有議員有始有終,面對廿日上任的新縣市長及新的行政團隊也恐招來「舊民意監督新政權」的質疑。

尤其縣市議會緊接著還有正副議長選舉,彼此合縱連橫、各推人馬角逐議會正副龍頭,自顧已經無暇,誰還有心專注於預算審查?

縣市首長走馬上任,最通俗的一句話就是「責任的開始」,但是,當初民眾票選出來的地方民代,不管是連任或新任,既是受選民託付,責任也未了,豈有「責任假期」可言。縣市長加油,縣市議員諸公也該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