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月九日,日本首相鳩山由紀夫說,希望在出席哥本哈根氣候大會時與歐巴馬總統會晤,直接傳達美軍陸戰隊琉球「普天間機場」問題的日本方針。然而第二天他卻又說,政府方針尚未進入決定階段,現在還不是考慮舉行會談的時候。

為何有這種出爾反爾的表態?原來是美方拒絕了會晤。而原本兩國計劃討論「美日同盟協議」,美方也表示無意進行了。美日合作關係顯然陷入空前的僵局。

但另一方面,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日時,卻受到特殊的禮遇。原本外國政要與日皇會面須一個月之前預定,但鳩山政府強力推動臨時就會面;鳩山舉辦的歡迎宴請了八十名經濟界及藝術界的嘉賓;日本國會的周邊掛滿了中國國旗。外務省人士說,除了國家元首之外,這是一種破例的歡迎方式。

鳩山為何這樣做?正如《日本經濟新聞》的標題:〈鳩山外交明顯向中國傾斜〉。鳩山上台後已數度與胡錦濤及溫家寶會晤,所談的是真正的國事,而習近年的份量還沒有到那種程度,鳩山之如此,當然是做樣子給人看,不但做給中國人看,也做給美國人看。

鳩山在普天間機場問題上已無退路,他與美國的對等外交能否實現也無把握,如按歐巴馬最近的反應,美國退讓的可能不大,那麼鳩山必須安排一個有利的背景,那就是拉緊中國。中日之間的外交障礙很多,兩者關係要融洽並不容易,但這卻又是鳩山必須做的事,如能與美國建立圓滿的對等新關係當然很好,萬一不能如願,就更必須與中國靠近。

而在與中國靠近的過程中,鳩山要觀察一些美國的反應,美方反應不外三途:一是憤怒,二是順其自然,三是讚許。

鳩山迎接習近平的儀式也許引不起美國的警戒,但日本民主黨的靈魂人物小澤一郎率領百餘位國會議員訪華,並與胡錦濤會晤,要奠定民主黨與中國的深化關係,這恐怕就不是美國所能忽略的事了。歐巴馬政府將會有什麼反應,不太長的時間內就可能見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