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負著澳門賭王之子的光環,卅三歲的新濠天地總裁何猷龍,憑藉對娛樂業的夢想,努力打造具華人特色的博彩世界。在他心中,博彩王國不但要好玩,且要「吸睛」好看,為此,何猷龍與Franco Dragone集團合作,將在明年推出大型水上表演秀「水舞間」,屆時,這位「小賭王」的娛樂帝國將讓全世界驚豔。

投資總金額高達廿五億美元、計畫成為亞洲最大度假村的新濠天地,今年六月盛大開幕,大手筆打造新博彩業版圖的何猷龍從華人觀點指出,澳門威尼斯人雖然是全球最大的娛樂城,但欠缺東方特色、沒有新意,「我們新濠天地是中國人設計、發展的項目,希望中國人看了後,都會感到與有榮焉!」

樂觀明年景氣 再蓋酒店需多分析

與兩年前開業的新濠峰傳統酒店博彩風格相比,新濠天地項目多了現代奢華氣氛,談起自己一手創立的新濠天地概念,何猷龍頗自豪地表示,○七年曾到全球各地不同的度假村考察,「我的想法是:我們的每一個客人,都會希望、喜歡有自己的選擇,而新濠天地就要達到這一點。」

「當初的構想是,我們希望提供多一點選擇,有皇冠、君悅、HARDROCK,讓不同喜好的客人,在這裡都能得到不同滿足」,何猷龍從客源區隔角度指出,「皇冠是新濠最高檔的酒店,客人大多喜歡博彩、喜歡去賭一把,而HARDROCK的客人是年輕一點、喜歡音樂,君悅則是鎖定商務旅遊。」

在金融海嘯對澳門博彩業的影響上,何猷龍表示,今年上半年經濟不好,最近四、五個月則不錯,十月分有成長,「市場變化很快,我認為澳門應該沒有其他地方來得嚴重!」對於明年的景氣看法,「中國的GDP再加幾個百分比,就是澳門的增長,中國明年應該有八至十,澳門也應該有百分之十幾」,何猷龍樂觀但謹慎地指出,「是不是再多建一個酒店,還要多作些分析!」

台灣本島與離島設博彩 作法不同

對於先前考察金門博彩可能性的感想,何猷龍表達對投資台灣博彩的興趣指出,台灣擁有兩千多萬人口,這個地點很好,我們也很希望多做一些連結兩岸的工作,「這個方案我們很有興趣,但是要看台灣的政府政策,有什麼是我們可以配合的」。

何猷龍也從不同區位要有不同策略強調說,「地點」很重要,如果台灣開放外島做度假村,以金門為例、人口較少,那策略上會希望多一點國際、還有東南亞地區的客源去金門,「但如果是開放大城市,像台北或是台中,這又是一個不同的作法」。

「若不是大的度假村,也很難抓得到外面的客人,畢竟澳門已有很多很好的賭場了」,何猷龍更從在商言商角度笑著表示,「當然,我們也希望有好的利潤回報給股東,資本回報最好能超過二○%!」

政府介入賭場 不能超過一定比例

博彩業畢竟屬於特許行業,當地政府的支持十分重要,對此,何猷龍以新加坡投資為例指出,政府介入賭場的程度不能超過一定比例,但星政府卻允許設置「黑名單」,也就是賭客的太太可打電話給賭場,要求不讓老公進賭場,只要是家人都可以,「這種黑名單,全世界可都沒人試驗過」。

除此,新加坡政府還要求賭客進入賭場要收費,「但我們是免費的,最後評估覺得,新加坡想做的東西跟我們不同,所以沒有繼續」,何猷龍強調政府的重要性說道,「我覺得如果這個政府跟發展商(想法)不是一起的,投資就一定會有問題!」

同身投入澳門博彩業,「賭王」與「新賭王」這對父子關係如何?是否變調或關係緊張,一直令外界充滿好奇,但何猷龍說,「每星期一起吃飯時,不是兩個博彩公司的老闆共同吃飯,真的是爸爸跟兒子的」,他還半開玩笑地解釋道,「我父親很支持我,他在澳門七十多年,有自己的看法,也給我很多意見,雖然管理哲學有點不同,但澳博仍是市場領導者、到現在都還是!」

國際化與多元化管理 錢途不黯淡

異於澳門傳統在地經營的眼光與理念,何猷龍十分重視國際化與多元化管理,「我們是一間中國人公司,但也有很多外國人眼光,有澳洲、美國的同事,有西方的管理哲學」,自小在國外長大的何猷龍指出,現在是開放競爭,「我們希望擁有各個地方的知識,透過相異文化彼此分享,這是最好的。」

澳門博彩業的未來是否會黯淡,何猷龍持樂觀態度分析指出,澳門不單是有賭場,還多了很多新鮮感、有很多不同的娛樂,觀光客希望可以多元化,也才會來多待一點時間,「我們的看法是不會(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