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山蒼蒼,江水泱泱,  先生之風,山高水長。」

這是宋代改革派名宦兼文學大師范仲淹評嚴子陵的名句,歷史上擔當得起如此崇高評價的人物並不多見,而貢獻台灣新聞界、新聞教育及社會整體逾一甲子的老報人葉明勳先生(明公)則當之無愧。

他一輩子不求名利,卻是台灣現代化和民主化的見證人和推動者;他一生豁達真摯、與人為善,但針砭時政是大是大非,臧否人物則是鐵面無私。

筆者在民國八十年代主持報社編務期間,明公曾多次提醒要注意報導的正確,他說:「一名醫生誤診醫死一個人,固然令人心痛,一篇錯誤的報導可能影響成千上萬的人,而且終生難以回復。」

明公結交之友人遍及新聞、教育、政治、企業、文化及各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召宴一次,讓大夥圍坐暢飲、歡敘別後。多年來,筆者獲邀與宴次數不少,逐漸變成常客。在眾人酒酣耳熱之際,常想起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的破題:「夫天地者,萬物之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跟李白一樣,明公召宴,是希望大家珍惜當下多作聯繫,不要把時間浪費在煩惱憂愁和無謂的爭執之上。

李白請客,作何準備,已難考證。明公召宴,則甚為考究。宴會前數周,廖祕書致電邀請、寄奉請帖,宴會當天再電話提醒。地點要適中方便易找,老人家說:「客人願意來已經很給面子,不能讓人遍尋不著。」菜肴不講求大魚大肉,著重清爽營養有特色。酒必備佳釀數樽,讓賓客各取所需,否則何以「飛羽觴而醉月」?入座時位名牌為之,「以免浪費時間在讓座上」。所以,明公宴客的種種考究,是要做到「以客為尊」,事實上也是一種生活教育,但當今有多少人做得到?

李白的飯局,當高談轉清之際,會要求賓客「不有佳作,何伸雅懷?如詩不成,罰依金谷酒數。」當筵選韻作詩,現代社會已無可能,但「天下沒有白吃的晚飯」,明公在宴席的初階段,也會就時事中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面向,提出三兩個問題,請大家表示意見。在眾人高談闊論之時,明公總是耐心傾聽,但有時總結評論,都是擲地有聲。譬如他曾評論一些政壇人物關鍵時刻喜歡多言,卻不能把握重點,往往出語鄙俗,擦槍走火。「難道位居要津,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這是否欺人太甚?」這番話聞者無不動容。

明公待人真摯,廣得人緣,宴會賓客不分藍綠,他曾說:「有人才,社會才精彩,所以人才是彩色的,都值得關注。」更特殊的是,明公飯局的主賓常為職場或官場的卸職者,不管是退休、辭職、甚或遭免職者,都受到關懷、得到溫暖。這種真誠的長者風範,在當今社會已難覓尋。

在公共場合,明公看起來是不苟言笑,但在宴席上的明公則是幽默風趣。近年來他常對賓客說「我是八百完人」,因為台灣九十五歲以上的人瑞粗估有八百人。而今,明公豁達自在的走完九十七年的圓滿人生,留下台灣新聞界的一頁傳奇,也留下所有媒體人的共同記憶。 (作者為新聞工作者、前中國時報社長)

新聞界前輩葉明勳先生追思會訂今〔十九〕日上午十時到十二時,於台北市新舞台〔松壽路三號〕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