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紅高粱》、《霸王別姬》、《大宅門》、《喬家大院》等50多部影視配樂享譽華人世界,西安音樂學院院長趙季平17日在「中國音樂家協會」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中,被選為中國音協新任主席。

今年五月,趙季平接受台灣國家國樂團邀請,來台指揮為他特別策畫的音樂會「非常趙季平」。趙季平笑著說,他和台灣的緣份相當深厚,中國音協上個月才和台中市政府合作主辦了「第二屆海峽兩岸合唱節」,未來他將就交響樂、民樂等領域,繼續擴大和台灣樂界的交流。

專研陝西民歌《黃土地》結緣

中國音樂家協會是大陸音樂最高學術組織,歷任音協主席在全國政協中均享有一席之地。趙季平出生於西安,父親趙望雲是知名畫家;1970年,趙季平從西安音樂學院畢業,進入陝西省戲曲研究院深造。此後21年,他跑遍了陝南、陝北、關中一帶,廣泛進行田野採集,深入研究陝西民歌、腰鼓、秦腔、打擊樂以及各種地方戲曲,後來這些傳統元素在他的創作中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趙季平的創作生涯轉捩點是在1983年。當年張藝謀、陳凱歌突然登門拜訪,邀請他擔任電影《黃土地》的配樂。豪邁而滄桑的陝北民歌加上劇力萬鈞的嗩吶、打擊樂,《黃土地》不但讓文革後第一批青年導演從此一炮而紅,也讓趙季平與影視結下不解之緣。

出神入化運用民族樂器

除上述膾炙人口的作品外,趙季平最新的配樂作品《孔子.決戰春秋》下個月就要連同電影一起上市。趙季平強調:「孔子,他是中國一個最偉大的教育家、聖人,因此,我想凸顯這齣電影的史詩性質。」他把中國古琴、編鐘等傳統樂器的色彩,融入交響樂中,成為配樂鋪陳的基調。」

趙季平運用民族樂器的功力,已到出神入化的程度,如《月光山谷》的馬頭琴;《往事如煙》的三弦;《紅高粱》嗩吶;《活著》的板胡;《菊豆》的塤;《五個女子和一根繩子》的南音八;《霸王別姬》的京胡;《風月》的琵琶,這些民族樂器的旋律和音色,往往飛揚在厚重的西方管弦之上,引領主導了劇情的氛圍和感人力量。

此外,趙季平也是馬友友當年進行「絲路計畫」的合作夥伴。他所寫的大提琴與室內樂作品《關山月》,已成為馬友友最喜歡的樂曲之一,屢屢在世界各地演出,也被收錄在「絲路計畫」CD中。此外,他曾接受國家文藝獎得主劉鳳學的邀請,為大型舞劇《大漠孤煙直》譜寫配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