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影展停辦兩年後,在創始會員國台灣的賣力奔走下死而復生。但在國際大環境今非昔比的現實中,亞太影展存在意義存疑的尷尬狀況並未消失。

亞太影展是唯一一個由台灣扮演重要主導角色的國際影展,在過去台灣在國際舞台難以出頭的年代,因大陸重重施壓,亞太影展成了台灣電影能為國爭光的寶貴機會。儘管影展聯誼色彩濃厚,獎項分配性質眾所周知,亞太奪獎依然可為民眾帶來為國爭光的安慰。然而如今國際影展多如牛毛,亞太的老牌光環不再,就算只是讓影人聯誼交流的功能,也被韓國釜山或甚至台北金馬等取代。

今年亞太靠著義大世界贊助,終於勉強成形,秀是做出來了,但影展的中心價值卻更加模糊。影展真正最重要的電影放映與座談變成聊備一格;工作人員熱情有餘經驗不足,導致出席影人感覺不受尊重;競賽為求公信力而找來各大影展選片人擔任評審,卻又異想天開加入一名「素人評審」自壞邏輯,並找來不知從哪一點可以算是「素人」的藝人周思潔擔任這位素人評審。而當主席周守訓在影展看板上的照片比影展大使楊謹華還大,一個影展的主角究竟該是誰,更加讓人無法分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