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台灣年輕人試著以文化作品溝通交流,大陸年輕世代也透過網路等方法關注台灣,並介紹台灣。例如1985年出生的媒體工作者沈宇哲,便時常於各媒體發表兩岸時論,於去年被鳳凰網評為「2008年度十大觀察家」:「他的文章對台灣問題大小事件分析之全面、文筆之犀利、觀點之深刻,甚至令很多台灣資深媒體人驚訝。」鳳凰網更特別指出:「他只是一個土生土長的大陸八○後,從未到過台灣,研究台灣問題也只是業餘愛好。」

沈宇哲對台灣關注之熱切和深入,時而令人懾服,但他說這是業餘興趣,最多算上有祖傳因子:他的祖父將四個兒子名字最後一個字分別掛上「民、國、康、健」。於是,他從台版書到政論節目,逐步關注並建立自己的「台灣觀點」。「因為身邊的人對台灣無知,受到《環球時報》毒害太深,所以我想寫出我認為的台灣。」沈宇哲說,雖然作用不見得很大,但好歹可以「正視聽」。

八掌溪事件,是沈宇哲認真研究台灣的開始:「因為在我所受的教育中,讓我不曾想過,一場因救援不及的公共事件,會把行政院副院長逼下台。這在大陸,問責問到省委書記都算很不可思議的了。」

1968年出生的媒體工作者平客,對台灣的興趣更早,遠在十八歲在海關工作,看到台灣流行音樂唱片和《中國時報》開始。自此,他嘗試偷聽中廣、想辦法取到台灣資訊,刻意學台灣口音。這幾年,透過網路,他更頻繁接觸台灣,笑稱自己「早已叛逃到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