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嗎?這裡例外。富邦台北馬拉松的終點處流洩著汩汩暖流,幾位醫師不但仁術「仁心」,他們的「跑路」故事也足以暖和「人心」。三總胸腔外科名醫張宏揮去淋巴癌,完成生平第一場42.195公里全程馬拉松;桃園市衛生所主任醫師許金錫的第100場馬拉松也達陣。

醫師張宏的「北大長跑俱樂部」跑友林美雲回憶:「張醫師3年前做完化療時,臉是黑的。」另一位三總名醫石光中回憶:「這麼年輕的醫學博士不可能就這樣,我們要幫幫他。」張宏就是在俱樂部跑友們3年前熱切的扶持下,開始戀上跑步。

問張宏跑步苦嗎?他細思一下,然後說:「以前我最恨跑步了!是他們3年前開始,一步一步帶著我跑台大操場,用車子載我四處跑,才有今天。」

張宏好似讓好友們給「移植」了新的生命,他由幾年前被親口告知罹癌不能承受,飽受摧折,到現在因為長跑賜予的好,讓他自認為體力比以前還好:「練長跑就好像過去克服病魔一樣,要靠毅力;所以我也會鼓勵病友與朋友跑步太好了,可以練意志力,找到信心。」

回溯這趟寒風中的42公里初馬,張宏說:「跑到37公里時真的快跑不下去了,還好轉個念,來到了終點,一切都值得了。」

當初拖張宏下水的石光中醫師,昨天則完成生涯第8次全程馬拉松。「我記得有一回完成全馬後,國三的兒子寫了一篇關於我長跑的文章,看了感動極了,那時我突然感到,兒子長大了。」馬拉松成了他們父子情的催化劑。

許金錫的行醫生涯就是一篇長跑哲學,他將病患當朋友,常常開給病患的處方是多跑步。包括四年前完成「北海道薩羅麻湖一百公里超馬」,他一共花了17年時間,終於在昨天完成生平第一百場馬拉松。許醫師喝著另一半端來的榨菜鴨湯,咧著嘴說:「好好喔,我還要繼續『跑路』(台語)下去!」

「超級醫師」韋海浪穿著超性感的緊身跑褲累積生涯第65場馬拉松:「人生就像馬拉松,不在乎結果只在乎過程;過程就是一漲一水波,一步一腳印,沒有捷徑,沒有僥倖,求的是,盡其在我。」

桃園新屋衛生所主任醫師葛誠也跑出生平第6場馬拉松,他直說許金錫醫師完成百馬才偉大,他的6次只是「小兒科」。